返回

第346章 渡劫失败,人情冷暖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第346章渡劫失败,人情冷暖

    四年之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消息就是,夏长歌这个便宜岳父董宁永成为丹符宗的内门第九长老了。

    在丹符宗内,董宁永也算是一个实权人物。

    夏长歌这个刚刚被董宁永认可的女婿,也算是可以跟着一起沾点光,以后多出个靠山。

    坏消息就是……夏长歌的师尊虞炘渡劫失败了。

    功体大损,修为十不存一,但命保住了。

    可未来如何……不好说。

    这个打击对于虞炘来说,不可谓不大。

    虞炘在渡劫之前心中也有这样的准备,自以为自己就算是渡劫失败了,也能坦然接受。

    可真到了这样的情况下,虞炘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地天真了。

    现在的虞炘,自信都受到浓浓的打击,脸上再也没有昔日丹符宗三长老的风采。

    夏长歌是虞炘的亲传弟子,在这个时候肯定要去看望自己的师尊。

    但在洞府里面,都是虞炘的至亲不说,还有好些渡劫境修士。

    夏长歌这种弱鸡,留在外面看看就好了。

    他在外面坚守了大半天的时间,洞府内的那些人才走了出来。

    夏长歌也看到一个头发虽然说全数花白,但肌肤如玉,气息比起李民这个渡劫境初期的副宗主还要厉害的女人。

    根据他自身打听到的情报,夏长歌几乎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虞炘的那个老祖。

    在丹符宗内,渡劫境就算是高层了。

    这个女人对虞炘应该是予以厚望。

    毕竟虞炘如果也达到了渡劫境的话,在丹符宗内她们也就更有话语权。

    现在看来……

    “哼,就是你这个孽畜,给我夫人带来了霉运,今天也有脸来?!”

    夏长歌是真的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天降霉运。

    李民这个家伙能把锅扣到夏长歌身上,这是夏长歌想不到的。

    在这一刻,夏长歌是很明显地感受到李民对自己的杀意。

    弱者,果真毫无人权啊。

    “不怪他,是长歌杀了灵峰,也算是给我出了恶气。”

    洞府内,虞炘气息不足,但还是给夏长歌说了句公道话。

    这让李民自然是选择罢休。

    他还真不知道居然是夏长歌这个家伙杀了灵虚宗的那个毛头小子,这让他有些意外。

    虞炘的先祖虞霁也撇了夏长歌一眼后,平淡道:“你就是炘儿的弟子吧?你师尊遭逢大劫,未来你这个做弟子的,得多多用心。”

    夏长歌连忙道:“弟子明白,这是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把话说完,虞霁跟李民这几个人才离开。

    夏长歌在洞府外面,低声道:“师尊,弟子能进来吗?”

    现在虞炘的心情应该不好,夏长歌肯定得把步骤都给履行到位。

    “你进来吧。”

    整个洞府内,也就虞炘跟李蝶母女二人在。

    夏长歌没有直视虞炘,但能看得到虞炘现在的情况如何。

    头发都斑白了不少。

    好在她原本的修为足够,除了头发白了几根之外,其他的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师尊,弟子见识浅薄,不知道炼虚境渡劫失败后,可否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夏长歌来…首要目的还是安慰,表明自己的“孝心”。

    一切都还得追寻那个源头。

    虞炘勉强微笑:“这自然是有的,但那得天仙级别的人物出手了,所以说还是不要想那么多。”

    天劫最主重要的还是其中的雷法劫力。

    这玩意,除了渡过大九天劫的天仙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人有那样的本事了。

    夏长歌有些遗憾:“只有这一种可能吗?”

    他想要成为天仙……怕是要上万年的时间。

    这虞炘……怕是支撑不了那么久。

    虞炘再怎么说也和他师徒一场了,如何夏长歌再这样的情况下能帮上什么忙的话,夏长歌也是不介意的。

    虞炘不知是带着什么意味的表情,看了夏长歌一眼后,低声道:“听闻生命法则若是感悟到了很高深的境界,也是能做到的,只是生命法则虚无缥缈,整个灵界历代以来都没有几个人能感悟,悟出的又无一不飞升,这比找寻天仙来给我救治更难。”

    在灵界……现在可能还有一两位天仙尚未飞升。

    但是想要找出拥有生命法则的修士出来,一样难如登天。

    这个回答,就是夏长歌想要的了。

    原来生命法则还有如此作为。

    只是可惜在丹符宗,夏长歌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环境去好好地感悟生命法则啊,夏长歌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法则感悟到了什么地步。

    至于用生命法则来救治虞炘……

    夏长歌还是得慎重考虑,此事关系实在是太大了。

    “长歌,你是一个天才,未来修行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是可以来问我。”

    虞炘从来没有想过夏长歌会有办法来救治她。

    她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也是很了解的。

    虽然说她有丈夫,有老祖,有女儿。

    但随着自己成为了一个废人,没有什么价值之后。

    这一切的一切…虞炘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丹符宗……从来都不是什么讲人情的地方。

    对未来,虞炘也很是彷徨。

    夏长歌考虑了一会,最终拿出自己制作出来的火焰符箓。

    “师尊,这是弟子这段时间制作出来的三重火焰符箓,能连续引爆三次,威力极大,师尊你可以看看。”

    夏长歌是打算把这玩意藏起来的。

    可看到虞炘现在这副模样,让她高兴高兴也好。

    虞炘接过夏长歌的符箓,仔细查看了一番。

    夏长歌的手法精进了不少,这让虞炘很是高兴。

    没有试验这符箓的威力,虞炘就把这三重火焰符箓换给了夏长歌,欣慰道:“你的手法很是娴熟,等你到了合体境,成为六级符箓师不难。”

    夏长歌本以为虞炘会试验一下这符箓的威力来着。

    既然不试…那也算了。

    简单闲聊之后,夏长歌也就跟虞炘请辞离开。

    走出虞炘的洞府,夏长歌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不是滋味。

    比起虞炘这边的低沉,董宁永那边可谓是还宴请了一些好友来庆祝,夏长歌本如也是有幸参与其中,还跟好几位炼虚境的修士碰了面,算是表现了一番。

    这让夏长歌也安心了一些。

    看来董宁永的确是把自己当成了女婿来对待,这的确是好事。

    把这个过场走了后,夏长歌也就没有去管那么多,一心放在了提升自己实力的方面上去。

    趁着现在有空闲时间,夏长歌拿出从李蝶那里讹诈过来的天地融灵丹,开始锤炼自己的肉身。

    这一修行就是七年的时间,一直到把天地融灵丹给炼化完毕了,夏长歌才从修炼的状态中走出来。

    丹药分量不足,现在的夏长歌并没有把自己的肉身提升到下品灵宝的层次。

    夏长歌来到自己的洞府之外,看到自己之前栽种出来的几朵灵药也快要诞生出药灵来后。

    夏长歌把这灵药全部都带上,前往虞炘的洞府。

    虞炘的洞府现在居然只有她一个人。

    原本还有一些随身伺候的丫鬟现在也被打发走了。

    “师尊,你这是……”

    夏长歌来之后,表达了自己的不解。

    可能是因为夏长歌几年未来,让虞炘也认为夏长歌和其他的人一般离自己而去,语气也不是很好:“你还来干什么?”

    夏长歌如实回答:“弟子修行完毕之后,来看看师尊你,这是我刻意准备的几个药灵,即将凝聚而出,可以让师尊你打发日常的苦闷。”

    看到夏长歌手中的盆栽,的确是还没有凝聚出来的那种。

    想来…并不会有监视之意。

    虞炘的脸上有了笑容,低声道:“长歌,你有心了。”

    夏长歌把这五盆灵药都放好后,多嘴问了一声:“师尊,不知道为何,我怎么感觉你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啊。”

    虞炘脸上苦涩:“哎…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连炼虚境初期的实力都没有,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没有用的存在。”

    说实在的,这一点是夏长歌没有想到的。

    他很是吃惊:“副宗主,是这样的人?”

    虞炘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夏长歌也是个老油条了,很快就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李民位高权重,可是副宗主。

    在自己的道侣没有用的情况下,舍弃也是很正常的。

    “那…大师姐呢?大师姐总不会……”

    夏长歌不理解的也就是李蝶这个女人了。

    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啊。

    虞炘冷淡道:“蝶儿…大概是被安排到秘境中修行了吧……”

    这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自欺欺人。

    夏长歌也不会傻乎乎地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追究。

    “长歌,你坐下吧,我现在也只能够稍微指点你一下符箓上的修行,无法亲自实践给你看,需要你自己去更刻苦的领悟了。”

    虞炘先发话,让夏长歌坐下。

    夏长歌关怀了一声:“师尊,你现在方便做这些事情吗?”

    虞炘轻笑道:“我现在还没有柔弱到动动脑子都成问题。”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夏长歌自然是不会再多说什么。

    老老实实地根据虞炘的要求,坐在她的身边,然后开始把自己的部分困惑说给虞炘看。

    虞炘也不吝赐教,但需要夏长歌自己去实践解决问题。

    夏长歌感觉得到,这虞炘不只是把自己当做了亲传弟子。

    怕是还想把衣钵都穿给自己?

    再看看吧……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夏长歌也就……

    跟着虞炘学习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夏长歌才从虞炘的洞府内离开。

    刚刚离开不久,行走到半路,夏长歌就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

    “见过宗主。”

    在此地等着夏长歌的人,正是丹符宗的副宗主李民,也就是虞炘的丈夫了。

    看来这个男人在虞炘洞府之外的眼睛真不少。

    自己刚刚离开就来了。

    这也不足为奇。

    李民怎么说也是一个位高权重之人。

    就算是舍弃了一件衣裳,可也不会允许这一件衣裳被其他的人偷偷的拿去穿了在外面招摇过市,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

    面对李民的时候,夏长歌肩膀上的压力还是不小的。

    夏长歌刚刚打了招呼后,李民就开口了:“夏长歌啊,看来你还是挺孝顺的啊,对她如此不离不弃地关怀。”

    在李民的话中,夏长歌听到了嘲讽的意味。

    这让夏长歌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也就拿出老旧的话语:“一日为师终身为母,师尊现在虽然说遭逢劫难,但作为弟子的在这个时候也不能置之不顾。”

    对此,李民笑了。

    “也好,有你这样的弟子,炘儿想来也很欣慰,好好努力。”

    夏长歌想不到这李民就是来跟自己说这样一句话。

    其他的就没了?这个家伙到底打算做什么?

    不得不说,的确是挺古怪的。

    夏长歌也没有去考虑那么多,李民走了,他也直接离开就是。

    回到自己的洞府中,夏长歌招呼小紫,打算一起到外面去走一走。

    一直待在丹符宗内,夏长歌也已经是稍微有了那么一些腻烦,出去走走散散休闲几个月的时间也是挺不错的。

    走出丹符宗,夏长歌对着小紫询问:“小家伙,你可否想念你的亲生父母?”

    这个问题,让小紫一愣,随后就道:“我想他们干什么?”

    毕竟她可是夏长歌从小带大的。

    夏长歌摸着它的脑袋,感慨道:“你们虚混之灵是生活在天地之间,无拘无束的生灵,你就这么跟着我,会不会辱没了你的天赋?”

    小紫大概明白了自己的爹爹这是打算干什么,直言不讳道:“你就闭嘴吧你,我现在都还未成年,什么地方都去不了,你真要不想见到我的话,那就等我成年了再说,等我成年了你惹我不高兴我就直接跟你说拜拜。”

    看到这小家伙这活泼的样子。

    夏长歌心中的那些担忧也暂时性地耽搁到一边,反而还被这个小家伙给逗笑了。

    他未来的确是有那么一些担心小紫会离自己而去。

    现在……不管未来如何,夏长歌都是可以笑着接受的。

    “走吧,去那些大城市看看,询问一下得到一枚‘破界符’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是夏长歌从丹符宗内离开的目的之一。

    恍惚之间,夏长歌离开长青界已经是五百年的时间了。

    两千年之约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

    有的东西夏长歌也得提前准备好,免得到了临近时间点而慌乱。

    他了解到下界的物品就是破界符。

    所以说也就去打听一下破界符相关的东西。

    夏长歌的目标是丹符宗附近最大的一个城池——云丹城。

    这个城进去的话倒是不需要把宠物坐骑奴役了才行。

    夏长歌进入云丹城内最大的交易行——天启。

    这是一个诞生出多位天仙的老牌势力分行。

    只是这个分行的负责人就是渡劫修为,让夏长歌自然是不得不老老实实。

    找到了一个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伙计,夏长歌客气道:“道友,不知道你们这里可有破界符?”

    天启拍卖行的佣人胡喧撇了一眼夏长歌。

    只是化神境后期修为的夏长歌提出破界符的事情,本来他是压根不做理会的。

    破界符…那可是没有炼虚境修为根本不用去考虑购买的。

    九成九的炼虚境修士都买不起!

    夏长歌一个区区化神境后期,而且看样子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的人来问这个,很大可能也就只是问问罢了,买不起的。

    但因为他的职业道德,外加今天他的心情好,也就说了声:“破界符,商行肯定是有的,不过价值昂贵,这位道友你确定要吗?”

    夏长歌厚着脸皮说了声:“不知道是什么价格?”

    胡喧皱了皱眉,最终道:“破界符并不是用灵石就能购买的,至于价格……并没有固定,一直都是相关负责人用等价值之物进行交易。”

    这个回答就让夏长歌感到难受了啊。

    等价值之物……谁知道到需要什么。

    这让夏长歌后续一段时间需要奋斗的方向都没了。

    “这位小友你需要破界符?”

    就在夏长歌准备离开的时候,云丹城天启商行的负责人刘蛊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非常和蔼。

    夏长歌连忙道:“见过前辈,晚辈的确是需要一枚此物。”

    刘蛊盯着夏长歌,试探道:“可是小友知道何处有小千世界的飞升通道不成?”

    不得不说,这些老家伙的心思就是缜密,让夏长歌猝不及防啊。

    好在夏长歌也是早有准备,平淡回答道:“前辈你说笑了,在下用破界符只是有其他的作用。”

    刘蛊也不追问,只是遗憾道:“破界符的价值……”

    夏长歌主动表示:“我现在明白此物不是我可以奢望的,打扰前辈了,晚辈先行告辞。”

    对此,刘蛊让夏长歌留步:“也不是不可以给小友你一枚破界符,我对小友你的坐骑颇为感兴趣,一枚破界符换她,小友你看如何?”

    小紫这个家伙不愧是高等血脉,走到什么地方,总是那么引人注意,让夏长歌无奈。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