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34章 女人,又来考验我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夏师兄真的是爽快人,师妹我最近的确是遇到了那么一点点的麻烦,所以说来恳求夏师兄施以援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师妃涵见到夏长歌这么直入主题,也就主动说出自己的目的。

    她的那个前夫,最近一直在缠着她,让她烦不胜烦。

    现在甚至于打算直接动粗,让师妃涵被彻底吓坏了。

    “合体境初期的修士……师仙子你可真的是看得起我,我可没有那样的实力。”

    夏长歌也了解过这个寡妇的前夫是什么样的人。

    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一起在赤铜山共事了接近一甲子的时间,有些需要了解的情报必须得知道。

    合体境初期修为!

    至于这两口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夏长歌就不知道了。

    合体境初期……夏长歌现在对上,逃跑是有足够自信的。

    想要杀死对方的话……难!

    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巨大,得不偿失。

    怕是得耗费两千年的寿命。

    现在的夏长歌,寿元就算是有七八万年,但也不是这么挥霍的。

    夏长歌也不担心。

    正常情况下,更大的可能还是知道自己擅长死亡法则之后,合体境初期的不会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

    夏长歌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这让师妃涵感受到了很大的憋屈。

    她再怎么说也不差啊,这个人真的没有一点点怜香惜玉之心吗?

    为了得到夏长歌的帮助,师妃涵甚至于已经打算任由夏长歌来对她进行处置了。

    师妃涵继续道:“只要夏师兄你帮我这个忙,我可以将我的符箓知识全部倾囊相授给师兄你。”

    这也算是她手中价值最大的东西了。

    师妃涵打听到夏长歌最近这些年在研究符箓这上面花费了不少的心思,但应该没有取得什么好效果。

    她虽然说不是什么符箓大师,但再怎么说也是懂得五六种能伤害到化神境修士的符箓,对于夏长歌来说应该是有吸引力的。

    而且,师妃涵算是就差把以身相伺这四个字说出来。

    一遍教导夏长歌如何制作符箓,一遍让夏长歌能够得到放松,劳逸结合。

    夏长歌还真的被说得有些意动了。

    转眼之间,他又是差不多一百年没有学习外语了。

    上一次还是在和源灵圣母一起交流,让自己感悟到了生命法则。

    这一次……或许能帮助自己突破五级符箓师的关口?

    不过夏长歌脸上的表情还是显得不为所动,冷声打探更多的情报:“师仙子你才貌无双,想来倾心与你的人不在少数?怕是也有合体境修士愿意与你缔结道侣吧?如果找到了那样的良缘,还会怕你那个前夫?”

    对于师妃涵这样的美人来说,腿一张怕是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也并不是夏长歌说话难听,而是必须这么说。

    师妃涵自己不想着靠自己解决,打算拉自己这个弱鸡去送菜,夏长歌还能有好脸色?

    让‘普通’的化神境中期修士去处理合体境初期。

    这可不是一般的人想的出来的结果。

    师妃涵也没有纠结夏长歌的嘲讽,如实地进行回答,脸上苦涩:“当初我也是遇人不淑,才和他结伴,至于其他的……我一个残花败柳,又有什么资格呢?去了也不过是给人当玩物罢了,那样怕还不是不如死了算了。”

    能在和她差不多年纪的时候,达到合体境初期的,也算是小天才一个了。

    再加上那个家伙还有几个朋友,大多都是合体境修为不说。

    他还有一个小家族,背靠炼虚境修士。

    一般的人,怎么可能来给她解决这个难题啊。

    至于夏长歌说让她去伺候那些老家伙……

    师妃涵也不傻。

    就算她有资格接触到那样实力的强者,去了怕也是被玩一阵子后就丢了。

    她可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真心可言。

    师妃涵这么一解释,让夏长歌还真的明白了不少。

    也对,师妃涵这样的女人,对于化神境的修士来说,或许的确是女神级别了。

    但对于合体境,炼虚境这些修士来说。

    说不定是连爬上床的资格都没有?

    就算是上去了,也只不过玩玩罢了。

    夏长歌本人……不也就是那样的人物吗?

    他在元婴境的时候,那些金丹境修士眼中的金丹境级别的女神,的确是让夏长歌一点兴趣都没有。

    唉,自己又双标了。

    “夏师兄?”

    师妃涵解释之后,询问夏长歌的意见。

    夏长歌考虑了一会,如实道:“你是凭什么认为我能帮到你的?”

    自己也不过是个小散修而已。

    师妃涵也没有隐瞒:“因为我下来也打探过师兄你的消息,在我能接触到的修士中,也就只有你有很大的可能帮到我了,师兄你是最特别的那个。”

    夏长歌倒是不怕圈套什么的。

    他很是好奇这一对道侣散开的原因:“师仙子,我能了解一下你们两个闹矛盾如此之僵的原因吗?”

    师妃涵表情很是为难,但最终还是把原因说了出来:“他是一个小家族的天才,遇到我后主动追求我,显得很是诚心,我本以为我遇到了真爱,但想不到之后……他居然为了他们家族的生意,让我去伺候其他的男人,甚至于还有他的什么叔父,兄弟们一起来,我受不了也就跑到了这边,因为这里是丹符宗的地界,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可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

    这么一解释,夏长歌也明白了。

    其实也不算是师妃涵这个普通出身的女子做白日梦嫁给富家大族。

    毕竟她有才艺,天赋不差,加入只有炼虚境的家族也不算是……不行。

    只能够说是人笨了一点,被那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找到了夏长歌来接盘。

    接盘什么的,夏长歌早就习惯了。

    只要不是烂的,是洁身自好的也不是不行。

    “之前那一位看守赤铜山的师兄,也是碍于那个混蛋的压力才离开的。”

    在夏长歌还没有彻底答应下来的时候,师妃涵又补充了一句。

    夏长歌算是下定了决心,起身来到师妃涵的身边。

    抬起她那狐媚子一样的润玉下巴。

    师妃涵可怜委屈地看着夏长歌,甚是动人。

    “只要师兄你帮我免去此难,不像那个混蛋一样,妃涵愿意倾尽一切来伺候师兄。”

    师妃涵不知道自己要是再落到杨昆的手中会是何等下场。

    怕是被玩腻之后,沦为娼妓。

    这样的结局肯定不是师妃涵想要的。

    所以说,她美目扭转,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夏长歌面前。

    这让夏长歌有了在长青界中,面对那些人给自己挑选入宫的妃子时,任意选择侍寝人选时候的感觉。

    “我可以帮你,但我不只是要你把你了解到的一切符箓手段交给我不说,我还要你以后都为我做事,为我就要崛起的家族做事,你能做到吗?”

    夏长歌也想不到自己的桃花运真的有这么好吗?

    他明明都已经淡了那样的心思,打算苦心修行。

    不过才几十年,就用这样的美色来考验他。

    师妃涵的姿色不算绝顶,但也能挤入一流上等。

    夏长歌也不是那种必须极品才会选择。

    没有感情的情况下,对眼就行了。

    在长青界,夏长歌又选妃一样任意挑选的资格。

    在灵界,夏长歌现在可没有那样的本事。

    长青界中,如同师妃涵这样被夏长歌一时兴起收下的女子太多了。

    只是冰雪王朝的后宫里面就几百个。

    被夏长歌恩宠,诞生孩子的也都有五六十个。

    没有感情,夏长歌早就已经能把控这个度。

    夏长歌的话,让师妃涵更加兴奋了。

    难道说夏长歌还是隐瞒的大家族之人?只是出来历练,体验生活的?

    这让师妃涵感觉越来越有可能。

    一般的人,如何感悟得到死亡法则?

    师妃涵心中有欢喜,也有忧愁。

    夏长歌越是强大,也越能帮助她解决眼前这个困难。

    但……同样就是。

    如果夏长歌是和杨昆差不多的人,那她感觉是逃离狼窝,送入虎口了。

    罢了罢了,师妃涵也只能够进行最后的奢望。

    夏长歌看起来就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既然师仙子你不害怕死亡法则给你的身体带来什么损伤,那么我也就让你来体验体验死亡法则的威力了。”

    辛辛苦苦炼制丹药炼制符箓这么多年。

    修为没有达到化神境后期。

    炼丹和符箓这两个领域也没有达到五阶水平,无法给夏长歌带来什么收益。

    六十年,夏长歌凭借这两行能赚取的极品灵石数额不会超过一万,宛如鸡肋!

    夏长歌肯定得想办法改变一下现如今的困境。

    不然他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供给自己修行。

    到了合体境之后,夏长歌就要开始正儿八经地提升自己肉身的强度,到时候需要大量的丹药来辅助。

    可夏长歌……拿来那么多的钱啊!

    “夏师兄,这……”

    师妃涵有些犹豫。

    夏长歌还没有帮她解决那个麻烦呢,就让自己这么做。

    她真担心被夏长歌给白玩了。

    倒数夏长歌拔出去就不认了怎么办。

    对于感悟死亡法则的灾星,师妃涵还能去拼命不成?

    对于师妃涵的那一点挣扎,夏长歌很是轻蔑。

    做了不知道多少次这种事情的夏长歌还会被这一点小把戏给骗了?

    “既然师仙子不想,那就回去吧,”且当我们之前的话从来都没有说过。

    夏长歌这也算是直接把师妃涵的三寸要害给拿捏了。

    在长青界,夏长歌太有这方面的经验了。

    女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表现出强势,只是色厉内荏罢了,再怎么也掩盖不了她几乎快要走投无路的事实。

    把握住这一点,就能任意拿捏。

    夏长歌只是这样一句话,就让师妃涵彻底慌乱,立刻把心中的矜持舍弃到一边,开始奉承着夏长歌。

    因为夏长歌身上还有任务,所以说也没有耽搁多久,就得到丹符宗去把赤铜山最近几十年的收益送回赤铜山。

    刚刚离开赤铜山的阵法庇护范围,夏长歌就遇到了自己装逼需要面对的难题。

    师妃涵的前夫来了。

    杨昆,放在这灵界,勉勉强强算得上‘年少有为’。

    不到一千岁,就已经是合体境初期的修为,天赋可以算是中上。

    夏长歌……也勉勉强强就是这个天赋。

    现在的夏长歌真实修仙时间也不过千岁,还有机会追赶。

    杨昆的外貌有那么几分狗模狗样,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把师妃涵给搞到手了。

    “原来是是杨道友,不知道友你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夏长歌也算是明知故问。

    杨昆看着跟着夏长歌一起的师妃涵,眼睛都直了。

    师妃涵肯定得跟着夏长歌一起去丹符宗。

    不然的话夏长歌不在的这一段时间,师妃涵怕是会被杨昆弄成……不知道什么样的姿态。

    这一次出行,夏长歌可是好好地把师妃涵打扮了一番。

    原本还算是偏向保守良家风格的师妃涵,此时此刻的穿着和专门从事那样行业的娼妓没啥区别。

    这让杨昆实在是无法理解。

    他和夏长歌是同道中人,自然是知道师妃涵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

    如果师妃涵真的是什么应当的女人的话,他能不知道?

    可师妃涵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难道说……这一甲子的时间里,其实师妃涵这个女人已经被……夏长歌彻彻底底地支配而发生变化了?

    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自然是知道这一个领域中有着奴役和调教的手段,能让女人彻底失去自我。

    杨昆怒火中烧,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一个结局。

    这个女人为了不和自己在一起,居然愿意变成这副模样?

    如果她早些为了自己而现身配合的话,自己又岂会这般?

    对于夏长歌,杨昆也了解过,自然是忌惮,也就好言道:“道友,想来这些年这个女人你也已经玩腻了,不如将其归还于我,我必有厚报。”

    这一句话一说出来,师妃涵的心都悬起来。

    夏长歌直摇头:“我才玩师仙子两天时间呢,怎么就腻了?等我玩个两三千年后说不定真的玩腻了,道友你到时候再来吧。”

    夏长歌的这几句话,给杨昆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了。

    一,不过两三天,师妃涵就彻底对她听之任之,已经被夏长歌完全支配,比起杨昆多年的努力要好太多。

    二,这个人,夏长歌现在还要,亦或则是到了死之前都要,是不会给他的。

    这简直就是各方面让杨昆都到了气头上!

    夏长歌,太嚣张了!

    “道友,你确定要为了这个女人而和我为敌吗?”

    杨昆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怒火已经难以压抑。

    夏长歌神情冷漠:“是你,要为了这个女人体验一下死亡加身的感觉吗?如果是的话,我给你动手的机会,主动挑事的是你,而不是我。”

    杨昆真想教训一下这个只不过化神境中期的家伙。

    但真的害怕夏长歌的临死反扑给自己带来不可磨灭的创伤,到时候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走。”

    夏长歌拍了拍小紫的脑袋,示意小紫可以走了。

    小紫心中很是无语,自己这个爹爹骑自己骑久了,看来是能耐了啊?

    一开始还说着什么不骑自己。

    可现在不是骑得很开心吗?

    当然,小紫也没有去计较多少,还真的往前迈进。

    至于师妃涵,则是在后面跟着。

    小紫能让夏长歌骑乘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让师妃涵这种廉价,只是给自己父亲享乐,打发无聊时间的女人。

    想要坐在她身上自然是不可能。

    跟在她屁股后面吃尾气差不多。

    看着离开的夏长歌,杨昆的拳头已经捏死。

    没有师妃涵这个女人,那么自己的那个叔父的要求就满足不了,自己如何在家族中竞争继承人,得到家族更多的培养资源啊!

    夏长歌……这个该死的家伙,他一定要杀了他。

    离开杨昆后,夏长歌把之前准备好的衣服给师妃涵套上。

    之所以这样做也不过是打算炫耀炫耀。

    就算是同道中人,也得分出个高低来啊。

    现如今看来,夏长歌还是处于绝对的优势。

    “谢谢你,夏师兄。”

    师妃涵的心可算是安定了下来。

    至少……现在的夏长歌对她还很好。

    她的危机也暂时性解除了。

    夏长歌什么都没有说。

    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

    自己明明已经把师妃涵的一切都占据虐夺,但这个人还得感谢自己。

    至于这么做会交恶杨昆……

    交恶就交恶了吧,正好给夏长歌一点修行的动力,免得在这么咸鱼下去。

    夏长歌想要在两三百年内达到合体境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压迫力啊。

    就从这个杨昆的身上开始吧!

    夏长歌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过杨昆。

    他只是伸张正义做好事罢了。

    回到了丹符宗,夏长歌完成了任务交接,并且表示后面的一甲子,他还会继续地坚守在哪里做任务。

    这一次任务,夏长歌更多的还是得到了宗门的贡献点奖励六千。

    镇守赤铜山一年算是一百年贡献。

    那点极品灵石是倒是次要的,对夏长歌的意义不大。

    根据这宗门的贡献,夏长歌兑换了三份‘天地融灵丹’。

    也就是锤炼自己肉身需要用到的五品丹药。

    夏长歌打算不自量力地试试看。

    只要成功一份,夏长歌也赚了。

    “走吧。”

    东西斗得到之后,夏长歌就准备离开了。

    师妃涵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她感觉杨昆肯定会在他们回去的路上阻拦他们。

    师妃涵最初的想法是打算让夏长歌留在丹符宗修行就好了。

    只要在丹符宗内不出去,杨昆也不能把她们怎么样。

    可夏长歌一心要这么做,师妃涵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这位师弟,请留步!”

    夏长歌让师妃涵在自己身后跟着,准备离开的时候。

    身后传来了一道叫唤声传入夏长歌的耳朵。

    很明显,这是冲着他来的。

    还好来的只是个女人,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夏长歌转身一看。

    这是一位白衣御姐风范的女子,尽显高贵之气。

    想来要么是丹符宗的天才,要么就是在丹符宗内有什么大靠山。

    更多的可能是都有。

    属于夏长歌这种平民出生不能去招惹的存在。

    夏长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吸引了这个女人的注意。

    但在这个时候,他表情恭敬地回答:“师姐,不知道你可有什么事?”

    李蝶的修为……夏长歌看不透,感觉已经到了合体境后期一般。

    这样就让夏长歌不得不严肃对待,大意不起来了。

    李蝶看到夏长歌似乎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很诧异。

    在整个丹符宗,还有不知道她是谁的人?

    真的是有点意思啊。

    “师弟,你的这个坐骑,看起来很独特啊,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李蝶没有遮掩什么,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对夏长歌坐骑小紫,她表露出极大的兴趣。

    夏长歌心中低落了下来。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奔着自己来的呢。

    想不到目的居然只是小紫!

    这让夏长歌能开心的起来?

    虽然说失落,但夏长歌还是进行回答:“回师姐,小紫是我从路边随便购买的一颗蛋孵化而出,应该是某种妖兽异变了。”

    小紫现在是什么感受?

    可能有点高兴吧。

    走南闯北几百年了,可算是有识货的人看上她了。

    可惜,她的心跟身体只属于夏长歌,是不可能跟着其他的人走咯!

    “异变么……那师弟……不知道你可否割爱,把这一只宠物让给我?师姐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李蝶看着小紫。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小兽非同小可,如果能够得到的话,对她有很大的好处。

    夏长歌直接就拒绝了:“师姐,很抱歉,小紫是我的女儿,我是不可能把她给你的。”

    李蝶……或许的确是夏长歌惹不起的存在。

    但这不代表着夏长歌会畏惧她。

    真要闹起来了的话,夏长歌燃烧一万年,两万年的寿命为代价,谁能活到最后还犹未可知呢。

    夏长歌如此果断果决地拒绝了李蝶,让小紫心中还是很欢喜的。

    李蝶被夏长歌的话惊讶到了。

    这个宠物……是他的女儿?!

    这样的关系,李蝶真的很难去理解。

    但她还是多说了一声:“师弟,女儿……是用来骑的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蝶的表情都变得怪异。

    实话实说,李蝶的这句话,夏长歌给不出回答。

    小紫自然是主动说出来:“我跑得比爹爹快,爹爹骑着我赶路不很正常吗?”

    金丹境妖兽都能口吐人言了,更别说现在的小紫了。

    对于这个来刁难他们一家两口的女人,小紫可没有什么好语气。

    “小家伙,跟着我,我可以给你任何想要的东西,帮助你快速的成长,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小紫这声音,让李蝶越发欢喜,坚定要得到此物的心。

    小紫已经是对着李蝶裂牙了。

    尖锐的牙齿,让李蝶居然感受到了心惊。

    她老早就开始炼体,现在的肉身看起来软糯,富有弹性,似乎吹弹可破。

    但真要是抗伤,已经是堪比下品灵宝级别。

    可就算如此,她也有一种自己要被这个小家伙撕裂的感觉,让李蝶彻底震撼。

    “师弟,我是真心的,开价吧,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