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49章 姜柔伊的娘亲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第249章姜柔伊的娘亲

    “依椒,现在如何了?”

    夏依椒是在修炼,但不是在修行元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夏依椒的修为也已经来到了筑基境巅峰了。

    两年前就已经是可以冲刺金丹境的。

    在旋木灵藤附近修行,对修炼的帮助极大。

    因为旋木灵藤在淬炼地脉的时候,产生的力量对于筑基境来说,简直就是无上的圣品。

    这算是夏长歌最近才发现的一点。

    可惜,这个地方不是谁都可以来修行的。

    毕竟旋木灵藤影响太大。

    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的话,一不留神说漏嘴对于夏家来说都是很大的影响。

    夏依椒有冲刺金丹境的资格了,但……夏长歌没有准许她现在达到金丹境。

    哎……这或许可能会耽搁自己女儿的一点天赋。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夏家没有在明面上可以摆出来的元婴境修士之前,夏长歌的底气还是不充足。

    “师尊。”

    姜柔伊到来之后,夏依椒肯定是起身打了招呼。

    “依椒,怎么你父亲那个家伙,居然不带着你一起去?”

    姜柔伊在这个时候肯定要好好的表现表现,把夏长歌打击下去,拉进自己和徒儿(女儿)的关系。

    听到姜柔伊这句话,夏依椒耳根子都红了。

    一起去?

    自己的父亲可是在开会啊,自己怎么好去。

    现在肯定是去不了的。

    “没事,我在这里也是一样的,我比较习惯于清净,还有就是和父亲独处。”

    夏依椒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和萧芸一样,给夏长歌打掩护。

    在这个大家族,夏长歌可谓是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为所欲为了。

    夏依椒不知道自己的师尊其实已经是和自己一家人了。

    其实就算是知道了,这个时候的夏依椒也不能让自己的师尊知道这一件荒唐的事情。

    “哼,给这样的孽畜当女儿,真的是为难你了依椒。”

    姜柔伊在这个时候吐槽了一句。

    当然,姜柔伊没有离间的意思。

    她只是想要趁此机会和夏依椒的关系更进一步。

    现在的她们,也算母女了啊。

    她要把自己的徒儿(女儿)从夏长歌这个不负责任的畜生手中夺过来。

    “不是的,我爹爹他还是很好的,师尊你可能误会他了,放下你的偏见和我父亲接触的话,说不定还是会发现他的闪光灯的。”

    换做是其他的人这般称呼自己的父亲的话,夏依椒肯定会直接暴怒。

    但因为是姜柔伊,夏依椒还是选择了……轻声细语地进行解释。

    自己的父亲有的方面的确很混蛋,但夏依椒还是认为夏长歌远远地达到了及格线的。

    尤其是对她……

    这不是夏依椒一个人的想法。

    姜柔伊很想说一句:我岂能不了解他?

    姜柔伊自认为自己要比夏依椒了解夏长歌得多。

    正常情况下,夏长歌的确算是个好东西。

    可一但不正常起来,那就是真正的野兽了。

    “依椒,你若是想要冲刺金丹境的话,并不是不可以,你是宗门之人,还很年轻,未来几年的战火对你的影响不大。”

    姜柔伊对着夏依椒安慰道。

    夏依椒还很年轻,达到了金丹境后也不会到去和妖族打死打死什么的,而是会留在碧云阁内,等下一次。

    而三百年后,夏依椒若是达到了元婴境的话,那就可以在等下一届了。

    碧云阁,虽然说到时候只会留下一位严世权。

    但有藤祖,外加碧云阁护宗大阵在。

    没有四位元婴境妖王带着来,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

    “这……到时候再问问父亲吧,倒不是担心出战的问题。”

    夏依椒选择了沉默。

    因为她知道自己父亲不让自己冲刺金丹境,并不只是因为未来的两族大战的原因。

    姜柔伊也清楚,最终道:“也对,等两天我到碧云阁去看看情况再说,对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纪天成那个家伙可曾来过?”

    这也算是姜柔伊担心的一点事情。

    夏依椒点头:“来过好几次,但我都没有离开家族,后面的话,他大概也知道我的意思了,很气愤,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姜柔伊现在也知道,当初纪天成在沧海宗那边出事了,的确是如同她预感的那样,是夏长歌和夏依椒这一对父女搞的鬼。

    这个时候她不会多说什么,还很支持。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罢了,到时候再看看吧,实在是没有办法的话……为师也是有最后的法子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姜柔伊的身份现在也是变化了的。

    之前只是师徒关系的话,姜柔伊……还做不到为了夏依椒而拉下自己的脸。

    现在徒儿变成了女儿,姜柔伊感觉……若是真的到了那样的地步,自己就低头了吧。

    夏依椒不明白姜柔伊的意思。

    也没有几个人能理解。

    但夏依椒也不知道为什么。

    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师尊好像变得……更亲了。

    她也不由自主地和自己的师尊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咦,不远处有人在修行吗?”

    姜柔伊这个时候才反应到旋木灵藤的后方区域似乎是有人在修炼。

    灵气什么的都在往那边快速汇聚。

    夏依椒解释道:“是……是我的两个亲人在冲刺金丹境啊。”

    对于萧婉,夏依椒或许还能承认,喊她一声小娘。

    因为她们也算是接触许久了,感情还是有的。

    而且萧璇一直在管理家族大事,让自己的父亲那个家伙能在外面做坏事。

    这一切夏依椒也是看在眼中的,也是认可了萧家的那几个姐妹。

    但秋时雪,你这让夏依椒怎么喊得出口啊。

    那可是她的大师姐,可结果居然……

    “哦哦,雪儿吗?难怪不得这么熟悉,夏长歌这厮居然让雪儿在这个时候冲刺金丹境了?我得看看能不能把她带回宗门里去。”

    姜柔伊听闻之后,柳眉冷竖。

    秋时雪如今虽然说已经嫁为人妇。

    但……名义上还是碧云阁的弟子啊。

    虽然说想要做到有些困难,但这个时候的姜柔伊也还是得试试看啊。

    夏依椒也感受得到自己师尊的真实一面,也带着一些喜悦。

    忙碌了几天之后,姜柔伊也要起程回碧云阁了。

    她已经十几年没回去了。

    如果不是碧云阁内还有她的魂灯,碧云阁说不定都已经要把姜柔伊当成失踪人口了。

    只有她回去了,碧云阁内的某个人才会安心。

    在走之前,姜柔伊也还算是替夏长歌考虑了那么一点。

    她拿出九十九滴天之露交给夏长歌。

    “美人?你这是……”

    此时此刻夏长歌和姜柔伊也是独处。

    所以说夏长歌厚着脸皮一些也是无妨的。

    当然,夏长歌也不只是打算厚着脸皮一些。

    他还要在这个时候,让姜柔伊这个在自己面前装腔作势的女人现出原形。

    姜柔伊知道夏长歌是个无赖。

    这个时候和他斤斤计较丝毫没有意义。

    当然,也有可能也是有姜柔伊没有在意夏长歌对她这个称呼的原因。

    姜柔伊直接道:“你不是要打造法宝吗?到玄灵宗去找一个叫商琴栾的女人,她的技术不错,看在我的面子上,会给你打造好的,而且是直接插队的那种,这天之露,算是给她的报酬。”

    说完,姜柔伊就打算离开。

    却被夏长歌给握住了手腕。

    顿时,姜柔伊方寸大乱,故作冷然道:“放手。”

    夏长歌这个时候的反应也没有让姜柔伊失望。

    放手?

    夏长歌放了,不过在这之前,夏长歌是把姜柔伊给甩到自己的怀中了再说。

    “姜仙子,别急着走啊,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跟你说呢。”

    是的,姜柔伊就说这么两句话就想跑,这可不行啊。

    夏长歌还想了解其中更多的内容。

    他要了解的事情,只有姜柔伊才会知道的。

    “放开我,我就和你说。”

    姜柔伊的反抗之心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个时候的她还在‘垂死挣扎’。

    夏长歌却是回答:“别急啊,用在秦国的方式,我们慢慢地谈。”

    姜柔伊瞬间变了脸色:“你这混蛋,你不守信用!我们之前可是说好了的!”

    她早就应该想得到的。

    夏长歌,怎么可能讲信用!

    夏长歌显得很是淡定,已经搂着姜柔伊的小蛮腰开始往里走,顺便解释道:“我怎么不守信用了,只要姜仙子你听话,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

    姜柔伊真的很想收拾夏长歌这个不守信用的无赖。

    可惜,现在的她,没有那个实力啊。

    一番的拷问,夏长歌从姜柔伊的嘴里得到了不少的信息。

    夏长歌一开始就想说,天之露这种东西在赵国只有皇家才会有的东西,拿出去当做给自己打造一件法宝的稿酬,是不是太嚣张了一些?

    这是担心赵国的人找不到他的头上来?

    也就是因为这一件事情的原因,夏长歌才打算好好的问一问姜柔伊。

    想不到一下子就问出来了一件惊天的大秘密!

    姜柔伊口中的这个商琴栾,夏长歌本以为只是姜柔伊的一个好姐妹?

    可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居然是姜柔伊的娘亲!

    金丹境巅峰修为的同时,还是是一位玄灵宗的炼器师。

    最高可炼制中品法宝,在整个赵国也算是赫赫有名了!

    也对。

    姜柔伊现在也不过才两百岁不到的样子。

    而那个姜耿言,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元婴境修士。

    总不至于找筑基境的女修当妻子吧?

    肯定是金丹境的!

    只要没有出意外,肯定还活在世上!

    想不到居然是玄灵宗的人!

    夏长歌之前就纳闷这玄灵宗拿来的胆子和裂天剑派交手。

    感情是因为这玄灵宗是干这一行的。

    玄灵宗里面有整个赵国唯二的一位上品法宝炼器师。

    这含金量,要比四阶炼丹师要高得多了。

    这也算是玄灵宗的底气。

    绝大多数元婴境老怪用的法宝。

    要么是前人所留,要么就是出自于玄灵宗!

    “姜仙子,藏得挺深啊,真的看不出来啊,这么浅的你,居然这么能藏?”

    了解到事情真相之后,夏长歌可谓是非常地震撼了。

    自己的关系网不知不觉之中这么强大了?

    难怪不得姜柔伊不过金丹境中期修为,居然差不多把化婴丹的材料准备得七七八八了。

    难怪不得姜柔伊有本事忤逆自己的父亲这种元婴境修士。

    看来,她的家底厚实啊。

    真的是自己的一个‘福星’啊。

    自己在秦国那边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一点!

    夏长歌现在明白为什么姜柔伊一个碧云阁的长老,怎么跟自己岳母萧芸在玄灵宗认识上了。

    应该是在结丹之前,姜柔伊是跟着自己的娘亲过日子?

    “滚!”

    听到夏长歌的这一句这么浅的水却藏的这么深,姜柔伊想要打死夏长歌的想法都有了。

    这个混蛋,真的是口无遮拦。

    等他到了玄灵宗,有他好果子吃!

    姜柔伊知道自己和夏长歌斗嘴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整理了一番自己的着装问题,确定没有什么能被人察觉出来的痕迹之后,姜柔伊这才起身离开。

    走之前,姜柔伊也不知道从那里学来的招式。

    丢给了夏长歌一块极品灵石。

    也就是夏长歌之前给她的灵石之一。

    算是对夏长歌的……打发?还是鼓励?

    因为这样,姜柔伊才会感觉自己在心理上似乎是取得了重大胜利一样。

    想到这里,姜柔伊心中都是美滋滋的。

    “姜仙子出手这么大方,居然是极品灵石,看来对小生的伺候很满意嘛。”

    可接下来夏长歌这一句话,直接让姜柔伊差一点就崩溃。

    她不打算和夏长歌这个孽畜继续斗下去,快速地离开了。

    带着夏依椒一起走的那种,回碧云阁。

    夏长歌的话……也没有担心姜柔伊太多。

    现在的姜柔伊,实力已经不弱于金丹境后期的修士。

    元婴境老怪不出手,拿不下她的那种。

    但元婴境大修士,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对姜柔伊出手啊。

    姜柔伊也算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了。

    夏长歌后续更是要把这个女人给吃得死死的,不能让她跑了。

    姜柔伊走之后,夏长歌也得准备一下去玄灵宗了。

    对于玄灵宗,夏长歌也不陌生了。

    除了他有暗子在玄灵宗之外。

    夏长歌还有那么一个小对头也在玄灵宗呢。

    夏长歌打算把自己家族的一点事情处理之后就跑玄灵宗去一趟。

    原本的夏长歌说不定还担心受怕,毕竟有魏遗风这种家伙在玄灵宗。

    但现在吗……

    区区一个魏遗风,如果他跳出来的话,夏长歌是不介意一巴掌拍死魏遗风的。

    夏长歌先找到了自己的岳母萧芸。

    她打算从萧芸的口中多了解一下商琴栾的事情。

    萧芸基本上都是在雷打不动地进行修行。

    现在的她,也是要打算修炼水行的力量了。

    增添水属性灵根的话对于夏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夏家现在还有不少的水属性灵物,可以增添水属性灵根。

    夏长歌来了后,萧芸脸上的表情也是没有什么变化,带着淡淡的笑容。

    “找我何事?”

    现在的萧芸,有一种期待。

    那就是……夏长歌这个孽畜给她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

    夏长歌在侯成的家里得到的那一团火焰也是已经给了谢水兰的。

    的确是一种天地之火,而且是刚刚凝聚成型的那种。

    现在的谢水兰正在筹备一些材料,准备炼化那一团火焰呢。

    这段时间,谢水兰那叫一个开心,一直念叨着夏长歌这个女婿多好多好。

    让萧芸都实在是羡慕得很啊。

    姐妹再怎么情深,萧芸也是在谢水兰的语气中听到了对自己的显摆意味的。

    二人似乎是在为了夏长歌对她们二人谁更好一点而暗自较劲。

    萧芸心道:自己的女婿,一定是给自己准备了更好的礼物。

    到时候,自己也得让谢水兰眼馋眼馋。

    所以说,在面对夏长歌的时候,萧芸……带着期待。

    夏长歌岂能不知道萧婉在期待什么啊。

    可最近这一次到长生仙门,亦或者是蓬莱岛,的确是没有什么合适的礼物给萧芸这些人准备。

    现在也没啥办法了,硬着头皮问吧。

    “岳母大人,你在玄灵宗,可曾听闻商琴栾这个人?”

    是的,夏长歌打算找萧芸这边问问看。

    姜柔伊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自己居然现在才知道。

    萧芸不知道夏长歌是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也没有隐瞒,直接回答道:“知道啊,是玄灵宗的二长老,总二长老,职权很大的那种。”

    “那你可知道她是姜柔伊的……娘亲?”

    夏长歌真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位高权重。

    二长老……不就是金丹境修士之中仅次于宗主和大长老的?

    不得了不得了啊!

    萧芸表情很震惊:“这……居然是这样吗?当初姜姐姐就只是玄灵宗一个比较……出色的门徒,我还真不知道她居然是二长老的女儿?”

    萧芸这么一说,夏长歌大概是明白了。

    看来,姜柔伊这是打算‘用普通的身份’来跟她们相处啊。

    这一下子,夏长歌疑惑了。

    疑惑什么?

    那就是要不要稍微泄漏一点自己和姜柔伊的关系让商琴栾知道?

    让商琴栾知道其实自己是她的女婿?

    但最终,夏长歌感觉还是那么做不妥,先稳住吧。

    “岳母大人,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和外人说了,保密吧。”

    夏长歌知道萧芸不会对外乱说。

    但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差池,也就补充了一句。

    萧芸直接白了他一眼。

    她本想说这点事情她岂能不知道不能外传的。

    但最终,萧芸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些事情,姜柔伊居然告诉你,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很不错啊。”

    这也算是萧芸对夏长歌的试探?

    夏长歌坦然面对:“一起合作了那么久,关系怎么可能差了?姜柔伊看来也是怕我加入了战场之后没有趁手法宝被打死吧?”

    萧芸却是笑笑,也不试探了,直接就说了出来:“姜姐姐的味道,不错吧?”

    夏长歌听完之后,大为震惊。

    自己的岳母这是怎么知道的?

    不管怎么说,夏长歌看萧芸的表情很是震惊,仿佛是在说:“你在说什么啊?”

    看到夏长歌如此嘴硬,萧芸继续道:“女人的直觉你能懂?姜姐姐现在和走之前可是大为不同,再怎么装都是藏不住的。”

    如此这般,想着自己的岳母值得信赖,夏长歌也就不在隐瞒什么了,主动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想不到你本事真不小啊,姜姐姐在那边真的是任你操控?”

    听完之后,萧芸大为震撼。

    万万想不到居然是这般情况。

    夏长歌和姜柔伊好了,在她意料之中?

    但这般相处的方式,萧芸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自己的这个姐姐,是这样的人?

    真的看不出来啊。

    外表如此坚强的模样,其实就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虚弱?

    夏长歌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么他就说得很详细。

    越说越不对劲,最终被萧芸给中途打断了,让夏长歌别说话了。

    她总感觉夏长歌说得太详细了是保佑别的目的。

    “既然姜姐姐都加入了,那么想来我也没啥作用了。”

    这个时候,萧芸不由得一声自嘲。

    姜柔伊,身份地位如此高贵。

    父亲是元婴境大修士,娘亲是金丹境巅峰的修士,还是一位中品法宝炼器师,地位比起一般的元婴境修士也不差。

    最要紧的是,萧芸是知道商琴栾是玄灵宗那一位元婴境的炼器宗师的得意门生的。

    这种关系网之下的姜柔伊。

    一个人都能轻轻松松抵夏长歌现在的一家人了。

    夏长歌连忙抓住她的手,安慰道:“你说什么呢,你才是我家族之中,我最尊敬,最信赖的那个,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姜柔伊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和你抢?”

    是的,夏长歌说的是实话。

    自己和萧芸一起渡过了这么长久的时间。

    仅次于自己的嫂嫂了。

    怎么可能让一个姜柔伊就来影响到了?

    哪怕姜柔伊身份比较特殊。

    因为夏长歌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除非自己达到元婴境后期,不然的话怕是无法公布的。

    夏长歌本以为姜柔伊不和自己坦白关系是加不得自己的后宅。

    现在看来,还有不少其他的原因啊。

    自己真的是误会了姜柔伊那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她是在替自己着想!

    后面再碰面之后,夏长歌一定得狠狠地感谢她。

    “男人的嘴,说不出几句真话,你的嘴更是。”

    萧芸直接毫不留情地进行回答。

    不过,除了在口头上这么谴责一下之外,她也没有过多的反应。

    夏长歌早已经习以为常自己的亲人这般评价自己了。

    萧芸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对此,夏长歌的防御力已经拉满。

    他这个时候也和萧芸开始商量正事:“岳母大人,你说到时候我们家族那些人负责出战啊。”

    是的,这个问题夏长歌一直没有彻底做出决定。

    萧芸的表情也变得很认真。

    思考了许久,最后道:“让我也去参与一二吧。”

    是的,萧芸感觉自己一直待在夏家,什么都没有做,好处却是第一时间拿到了最好。

    这个时候也的确是该为家族出力了。

    再加上她们萧家一家人现在不止她一个金丹境修士,还有一个萧婉。

    母女二人能结丹都是因为夏家的原因。

    现在夏家需要人站出来,她们母女二人不可能一个都不出。

    萧芸之前不让萧婉冲刺筑基境的时候也是有这方面考虑。

    真要是有两位筑基境修士了,那么就有一个人要被调走。

    筑基境真要到了战场上,几乎是必死的炮灰。

    所以说,还不如熬过这些年,萧婉也不过九十岁不到,也不是没有筑基的希望。

    活着总比死了好。

    现在,她们母女都是金丹境修士。

    必须得有一个为家族出力,不然的话传出去的话,其他的人如何想她们母女二人?

    夏长歌也会因此得到一些非议的。

    “这……你是金丹境中期,我是打算让你坐镇家族的。”

    说实在的,夏长歌也不知道找那些人了。

    之前傅汝雁想来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的。

    她和秋时雪都算是金丹境修士了。

    两个人都躲在后面不上也是不大可能的。

    萧芸这边也是这种想法。

    “就是因为我是金丹境中期,还在金丹境待了这么多年了,更应该去才对,不然让婉儿那种刚刚达到金丹境几年的就上去?那不是更加送吗?”

    萧芸也知道这是自己的这个女婿最真实的想法。

    但她也不能因此就顺势答应下来的。

    “没有,婉儿达到金丹境后,我也让她先炼化几个旋木葫芦,把木属性稳固之后,先修行雷法,留在家族操控雷阵。”

    夏长歌连忙表示自己的计划。

    这让萧芸很是欣慰,看来自己的这个女婿,也没有因为家族后续增添了几位金丹境修士就偏移对她们萧家的关心。

    她直接教育道:“那我岂不是更要去了,我们家族两位金丹境修士都龟缩在家里?你的家中有四阶阵器,还有这么多阵法,到时候就算是有个别的妖将跑到这一边来犯事,也影响不到他们。”

    看到夏长歌还在犹豫,萧芸继续道:“我知道你重情,但你的家族也越来越发展起来,若是对我们母女二人太过照顾,而无视其他人的想法,也就是傅汝雁和杜金凝她们,她们也是会多想的,这样对家族和睦会带来影响,到时候我,你,应该还有傅汝雁,就算是三个人了,再加上你的宠物,就我们这些人吧”

    如此体贴识大局的丈母娘,夏长歌哪里去找啊。

    “你干什么。”

    萧芸怎么也想不到夏长歌这个家伙说着说着就不对劲了,居然把自己给拉到怀中了。

    这让萧芸第一时间也是方寸大乱。

    “别紧张,我我这是打算传给你一门手段,就是之前给婉儿的那种秘术,可以提升你的实力。”

    夏长歌转移了萧芸的注意力。

    一时间,萧芸心中忐忑。

    感受到夏长歌雄浑的心跳,让她实在是不知所措。

    “你那玩意,对金丹境有用吗?”

    萧芸有些担心。

    她担心这只不过是夏长歌说出来忽悠她的罢了。

    到了金丹境,萧芸可是知道金丹境想要提升实力何等艰难。

    夏长歌这么说,让她不得不怀疑。

    在紧急的情况下,夏长歌非常地有安全感,让人信赖。

    可在平常,萧芸感觉,夏长歌就是对自己多大的危险了。

    “我怎么可能骗你啊,我用这个,连金丹境后期的妖兽都已经击杀了好多个了,你看看。”

    夏长歌一只手搂着,一只手拿出自己的战利品。

    “得了吧,看把你能的,说吧。”

    萧芸实在是想不到夏长歌这个家伙这么厉害。

    这到底是夏长歌从其他地方得到的东西来自己面前嚣张。

    还是……真的是他亲自击杀的?

    萧芸有些不太相信啊,因为想要击杀金丹境妖兽的难度。

    “放心吧,听我的就知道如何了。”

    夏长歌示意萧芸不要紧张,慢慢地听他的指挥,保准是没问题的。

    教导萧芸小半个月,夏长歌就离开了。

    “这些女人,真的是吃不得这些东西吗?”

    离开之后,这是夏长歌心中的第一想法。

    他感觉这辅助惊目劫修行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地下不了口啊。

    怎么这些女人一个个的都不行呢。

    夏长歌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她们一起给算计了?

    女人都好阴险啊。

    这段时间,夏家的战斗力肯定有所提升的。

    萧芸现在和姜柔伊一样,已经足以和金丹境后期的修士碰一碰。

    而且因为萧芸有着上品法宝。

    爆发之下,并不是不能直接重创后期的。

    而谢水兰,也炼化天火为自己所用。

    想来再等个几年的时间,并不是不能达到金丹境中期。

    这对于夏家来说也算是一个巨大的提升了。

    夏长歌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离开夏家去玄灵宗。

    也是等秋时雪和萧婉都成功地突破,进入金丹境后,夏长歌才动身前往玄灵宗,去看一看自己另外的一个岳母了。

    夏长歌的岳母对夏长歌都是极好的,可以说是把夏长歌照顾的无微不至。

    他感觉,这个未曾见面,甚至于在这之前都未曾有所耳闻的岳母,相处起来应该不会太难的。

    在家族中把事情之类的都安排好了后,才动身去玄灵宗。

    夏长歌到玄灵宗肯定是要去找戚瑶的。

    戚瑶怎么说也是玄灵宗一位金丹境修士……

    不过后续,夏长歌有感觉这么做不太好。

    自己和戚瑶有隶属关系,也不知道和她见面之后是否会被感知出来?

    不管怎么说,最终的夏长歌还是选择了直接登门拜访,让玄灵宗的人来接待自己的时候,用姜柔伊的身份,应该是不会受到多大的阻碍。

    姜柔伊和商琴栾的关系一般人不知道,玄灵宗的金丹境修士不可能不知道。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