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24章 掌控他人的绝对手段,充电宝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第224章掌控他人的绝对手段,充电宝

    利的话,此物有利于灵元提纯,能加快速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弊就更大了,这玩意若是没有控制好的话,说不定把她的丹田都给废了。

    丹田没了,她就算是活着,那也算是废了大半,除非重新修炼,这不是闹着玩的!

    夏长歌此时此刻的心中更是震撼。

    因为他在萧婉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父女相连’的感觉。

    当然,并不是和萧婉在这个时候父女相连。

    他们虽然说偶尔有那样的关系,但不是现在。

    他感受到的是萧婉丹田内的那一道活性雷霆。

    简而言之,自己丹田内的那一颗果树,是父。

    给萧婉的这一颗果子,是子,女!

    夏长歌能随时把自己输送给萧婉的这一道雷霆之力吸收回来不说,甚至于……还能操控那道雷霆之力在萧婉体内肆虐。

    不说把萧婉给电死,但至少……能真正的废了她……

    这手段,夏长歌认为……太可怕了一点点。

    萧婉这基本上就是成为了夏长歌的……部分力量来源?

    “没事的,你先用它快速修炼到金丹境,对了,你觉得你有没有办法把它给割舍掉?”

    夏长歌出言安慰萧婉的同时,简单的进行了一下试探。

    萧婉直摇头:“不行,我一动它似乎都要和我同归于尽一般,伱这是什么东西?”

    是的,她稍微一运功去触碰这玩意,就感受到了一种丹田都要炸裂的感觉。

    这让她不得不放弃那样的想法。

    “嗯,先好好修行,早点到筑基境八十一转,给你的任务,三年之内,明白吗?”

    这个东西,让夏长歌感受到了一个可怕的潜力。

    也不知道此物对于金丹境修士有没有威胁。

    若是有的话,那岂不是……

    美滋滋了啊!

    是的,夏长歌感觉此物还有一种更奇葩的效果。

    那就是寄生在他人体内,借用他人修行雷电之力来强大自身。

    但夏长歌需要的话,随时都是能抽调他人修行的雷电之力的。

    简而言之,这颗雷电果实,寄生在他人体内之后,就成了自己的充电宝?

    “计划……可以提前了……”

    得知碧云阁也不过可能二十来位金丹境修士的样子。

    夏长歌一下自己就明白,赵国的金丹境和元婴境的数量或许并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么少。

    当然也不会太多。

    只要夏长歌手底下有十来位金丹境修士,只要不去作死招惹那些真正的大宗门,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还有两颗雷电之果,未来说不定只要吸收雷电的力量,还会催生出更多……”

    一下子,夏长歌就彻底放心了。

    此物利用得当的话,对于夏长歌来说,那就是真正的大杀器!

    夏长歌都把话放到这里了,萧婉就没有太担心了。

    也对,自己要是出了问题的话,这个男人不会对自己置之不理的。

    夏长歌手中有那么多的灵物,自己就算是造了,也会很快把修为提上去的。

    想到这里,萧婉就放心了,开始用这一道雷电的力量开始帮助自己对灵元的淬炼。

    这速度的确是要比正常情况下快出许多。

    而且有这一道活性雷霆,帝天狂雷什么的,萧婉也感觉威力变大了。

    确定了一些内容后夏长歌就是直接离开了的。

    这一道活性雷霆,夏长歌也不知道该不该收回来。

    并不是他不信任萧婉,用这玩意来限制她。

    夏长歌也想着把这位置让出来,留给需要这玩意去进行挟制的人。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这玩意后续的确是可以增强萧婉的实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思来想去,也就只能够后续再看看,问问萧婉本人是什么意见吧。

    最近一段时间多观察一下结果也是好的。

    …………

    秋家。

    秋时雪回到家族之中,就准备炼化夏长歌给的那一颗生命之果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却是被她的父亲秋辰北看到一眼后。

    瞬间,她的父亲就直接抓住了秋时雪的手腕,进行查看。

    对于炼丹师来说,眼睛都是很尖的,不然的话老眼昏花认错药了那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秋辰北不只是看到自己女儿的守宫砂没了。

    对其身体进行感应也是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有经验了。

    而且还不是一两次的那种。

    “孽障,你做了什么!”

    看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秋辰北勃然大怒。

    前几个月自己的女儿还好好的。

    结果一出门,被别的男人吃了个彻底?

    且不说这种情况,是个当父亲的都不会高兴。

    秋辰北这种把女儿有其他作用的阴谋家更是怒不可遏。

    秋时雪被自己父亲这暴怒的样子给吓到了。

    毕竟在平时,她父亲都是非常平和

    的啊。

    “爹,你……你怎么了?”

    秋时雪有些不太明白自己这是做了什么让自己父亲愤怒的事情吗?

    也就是有些慌张地小声询问。

    “说,你是跟哪个男人……做了苟且之事?!”

    秋辰北的脸上满是怒火。

    自己的女儿居然不声不响中就被别人给采摘了,这让他的计划被全盘打乱了。

    如果那个男人是七皇子的话,倒是能接受。

    但如果是其他的野男人的话,秋辰北可能要崩溃。

    “我……这有什么问题吗?”

    秋时雪自然是不可能把夏长歌说出来。

    毕竟夏长歌明面上可是她的准备了。

    如夏长歌所说,是叔叔。

    说出来的话,那就很丢人的。

    秋时雪也就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父亲的话,只是疑问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吗?

    毕竟她又没有未婚夫什么的,这么做也没啥啊。

    秋辰北道:“你现在这样子,七皇子还怎么看得上你?!”

    是的,他可是打算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七皇子。

    甚至于自己的女儿到了金丹境后,送给皇帝赵天命都不是不可能!

    毕竟自己的女儿也是有特长的,是个三阶炼丹师,高高在上的优质身份。

    那些有权有势的男人就喜欢这种。

    到时候他不知道能得到多少好处,甚至于家族也会跟着受益!

    但现在……

    皇家之人,怎么可能捡破烂啊。

    秋辰北没有想到,夏长歌这厮也好这一口啊!

    直接把他养了几十年的宝贝给先行体验了,还是肆意的那种。

    听了自己父亲的话,秋时雪冷声道:“爹,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七皇子在一起了?”

    虽然说七皇子和夏长歌都是那种女人很多,玩的很花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秋时雪还是感觉夏长歌更实在一些。

    他的花,秋时雪能接受。

    或许是因为夏长歌什么都给得多,再加上夏长歌也很体贴,平易近人一些吧。

    比起七皇子那种不可一世,仗着自己身份就不得了的人来说,要好得多。

    一开始,秋时雪也是很讨厌那种事情,觉得她的命都快被夏长歌给害没了。

    但后面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未来若是夏长歌有需要的话,秋时雪感觉自己应该是没有什么反对心思的。

    她的体验还是,很优的。

    可那个七皇子,秋时雪是听到这个名字都发自内心地厌恶的。

    “你的婚姻大事,岂能由你来做主?!”

    秋辰北被秋时雪的话给气笑了。

    他们这种家族,儿女之间的婚事,可都是家族长辈来做主的!

    顿时,秋时雪就不满意了。

    “爹,七皇子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你这不是让我去活受罪吗?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

    秋时雪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父亲居然这么陌生了。

    毕竟女人对于皇家之人来说,都只是修行工具,生殖工具罢了。

    也就可能元婴境大家族亦或者是大宗门的天之骄女不是,是道侣。

    但她……秋时雪感觉差了一点。

    自己的父亲平时对自己那么好,难道说都是为了把自己培养优秀后,更有价值吗?

    秋辰北冷笑道:“你的一切都是家族给你的,在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因为你的任性,你已经失去了家族培养的机会,虚灵丹,就在梦里想想吧!”

    说完,秋辰北直接拂袖离去。

    还好,他这种世家大族的继承者,肯定不可能是一个人。

    尤其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女儿的。

    看着自己父亲离开的样子,秋时雪也被激发起了心中的叛逆。

    原来,她在秋家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既然如此……

    虚灵丹吗?她才不稀罕秋家一直吊着自己胃口的那一颗虚灵丹。

    …………

    夏长歌修行得差不多了之后,就带着楚灵韵出动了。

    楚家这边的事情对于夏长歌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把这对母女安排了,未来在自己家族的建设之上,夏长歌感觉后续的帮助很大。

    傀儡之术,并不只是能建造战斗傀儡,还有其他方面的内容的。

    只要给的资源足厚,夏长歌的家族之地被打造成为金丹境修士的禁区也不是不可能。

    楚灵韵家族所在的地方距离云安郡还真的是有一段距离。

    赶路的话需要大半个月时间。

    在路上,夏长歌也了解了不少她们小家的现在情况。

    楚灵韵,楚天机兄妹诞生于楚家。

    这楚家原本也是一个筑基境家族,门内好几位筑基境修士。

    楚灵韵的父亲也是一位筑基境的种子选手,在楚家地位不差。

    但脾气不太好,而且非常地重利!

    为了那么一颗筑基丹,甚至于打算把才十三四岁的女儿都准备拿出去嫁人。

    嫁给金丹境家族中一位筑基境后期修士当女奴。

    最后还是楚天机这个当哥哥的得到了机缘,一直藏着掩着,制作出了一个筑基境实力的傀儡,外加几个二三级傀儡,把她们小家之人都带走了不说。

    还找到了一条隐秘的二阶灵脉!

    他们这一小家三口人,用一些炼气境的低级傀儡进行灵石开采。

    一家人生活得有滋有味不说,修炼的资源也是没有什么烦恼的。

    都生活在二阶灵脉的矿洞,充沛的灵气对修行帮助极大。

    楚天机和楚灵韵的娘亲杜金凝现在都生活在那一条隐秘的二阶灵脉矿洞中。

    当然,也不可能一直都生活在里面。

    还是会出来在附近山野生活的。

    那边有上百个一级傀儡还在持续开采灵石的同时。

    七六个筑基境傀儡供杜金凝驱使,安全性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二阶灵脉的灵石储蓄供给一家三口的修行简直就是绰绰有余了。

    剩下的灵石用来购买傀儡需要的材料也很轻松。

    那一条二阶灵脉被他们一家三口开采了二十年后,还有很多剩余。

    也就是两个小年轻实在是安耐不住,才会有了实力后结伴出去。

    也是为了冲刺金丹境而拼搏。

    最终留下杜金凝继续开采其中的灵石。

    必须要有足够的灵石,才能行万里路啊。

    “看来……出了点问题啊。”

    来到楚灵韵原本生活的南益郡。

    夏长歌感受得到附近的确是有一条二阶灵脉。

    但夏长歌更能感知道那一条灵脉处发生了争夺。

    让驭风神鹰往那边靠拢。

    果不其然,有九位筑基境修士带着人在对昔日楚灵韵生活修行的地方开始一步一步地进攻。

    不少的地级傀儡都是已经被摧毁了。

    也就因为不知道下面到底有多少傀儡。

    其中甚至于还有一个炮台的那种傀儡,让这些人一时间进不去。

    说实在的,夏长歌之前也是想着打谈到消息之后,让人来联络这边的家族,自己亲手演一场戏,逼这一对孤女寡母不得不往自己这边靠拢。

    但最终,夏长歌还是没有那么无耻,选择了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来。

    万万想不到,他不需要主导演戏,这边就开始了。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是楚家和康家的人,怎么办啊家主?”

    楚灵韵看那样子,就得出来了结论。

    楚家的人她不可能认不到。

    楚家没有九位筑基境修士,另外的肯定是其他的家族。

    至于另外一家,那么也就很明显是楚家上面的主子康家了。

    “放心吧,普通的金丹境家族而已,需要担心什么?交给我就是了。”

    这一条二阶灵脉,相隔这么遥远,夏长歌占据了也没什么意义。

    好好谈一谈,赚一点点的好处费吧。

    康家也就是普通的金丹境家族,夏长歌是无所畏惧的。

    随着夏长歌带着人下场,在灵脉外面找切入点的那些筑基境修士无不跪下表明自己的敬意。

    “都散去吧。”

    夏长歌显得很是平淡,只是摆了摆手。

    这自然是让这些忙碌了几个月的这些筑基境修士。

    尤其是康家之人有些着急了,道:“前辈,此地是我们康家……”

    是的,他们担心夏长歌是来抢食的。

    表明这里是他们康家先盯上的。

    夏长歌没有说话,示意楚灵韵拿出一点货来。

    五个六级傀儡被楚灵韵给释放而出。

    顿时,这些人也只能够灰头土脸地离开。

    拿出这些傀儡,他们就知道夏长歌这是和里面的人一伙的。

    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就不错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夏长歌在这个时候补了一句:“康家吗?到时候我回到康家去拜访一二的。”

    是的,这一条二阶灵脉,康家想要接手的话,得出那么一点点中品灵石了。

    “是!”

    最终,在见识到楚灵韵拿出这么多的傀儡之后,这些人都放弃了。

    只能够老老实实地选择退下。

    这里不但是有夏长歌这样的金丹境大能,还有这么多的傀儡。

    他们就知道,这或许是和里面那个女人有关系的家伙,他们失去了先入为主的可能。

    “你给我留下!”

    就在楚家人准备跟着康家一起离开的时候。

    楚灵韵冷漠地开口,叫住了楚家之中的一位筑基境初期修士。

    顿时,那一位中年人模样的人顿时一脸苦涩。

    他也是认清楚这个人是谁,无非就是自己的女儿。

    看到自己的女儿跟着一位金丹境修士回来,楚牧就知道自己可能要遭了。

    毕竟他这么做算得上是带着外人来找自己的妻儿麻烦。

    本以为能趁乱离开,现在看来还是跑不了了。

    “灵韵,他是……”

    夏长歌其实心中也明白楚灵韵和这个中年男人的关系。

    不过表面上也得问问。

    “一个畜生而已,家主不用在意。”

    说完,楚灵韵控制着一个傀儡,把楚牧给控制住,然后往矿洞之中走去。

    这矿洞……

    可能是因为开采的是傀儡,也就是机器人那种性质。

    这里面的矿洞数量让夏长歌都感到心惊。

    数量的确是多了点,或许是有一种麻痹外敌的原因在内。

    跟着楚灵韵,夏长歌也算是见到了她的娘亲。

    母女二人见面之后,自然是好好的拥抱到了一起。

    楚灵韵的娘亲杜金凝现在看上去还很年轻。

    毕竟她的父亲都还只是中年人,她的娘亲比父亲先一步到筑基境,修为也还是筑基境后期,差一点就打到筑基境巅峰的那种,比那个废物男人要强大许多,自然是显得格外年轻。

    当然,母女二人摆在一起,看起来是姐妹什么的夸张了一些,一眼还是看得出是母女了。

    看起来是姐妹的话,夏长歌说不定还会感到一点失望了。

    因为是要制作一些工具,是手艺活。

    杜金凝身上的布料很多,但为了方便傀儡的制作,又显得很是宽松,算是夏长歌遇到的女子衣装中最独特的一个。

    宽松一点点也好啊,退掉一点点就好了。

    夏长歌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怨’。

    这个女人,夏长歌感觉,会给他很棒的享受。

    “灵儿,他是……”

    看着牛高马大的夏长歌,杜金凝还真担心这个男人是自己女儿的配偶。

    这个大男人,和自己的女儿不合适,不匹配。

    “娘亲,他是我效力的家族族长,是刻意护送我来见你的。”

    楚灵韵解释道。

    这让杜金凝心中也很疑惑。

    一位金丹境大修士,亲自护送自己门人回老家?

    这真的正常吗?

    可能是因为已经是过来人,杜金凝实在是忍不住要去多想。

    没办法,她真的太关心自己的女儿了。

    这些年,她可是从来没有停止对自己在外面游历的子女心中的担心。

    也就在这个时候第一时间见到了自己的女儿,她才放心了不少。

    可在看到夏长歌后,她又担心害怕了起来。

    夏长歌非常地贴心,他知道母女二人多年未见,见面后的第一时间肯定是要好好的就行聊天的,也就主动把这里的位置留给了她们母女二人,主动道:“灵韵,那我就先把他带到一边,你们母女二人许久未见了,好好的聊聊吧。”

    说完,夏长歌就抓着楚牧到了其他的地方。

    对此,楚灵韵也很是庆幸,心想自己的这个家主还真的是贴心啊。

    夏长歌把楚牧带走。

    这把楚牧的魂都给吓得不附体。

    “那个女人是你的妻子?”

    夏长歌看着楚牧。

    闲得无聊的他,也就打算和楚牧聊聊天。

    楚牧点了点头,道:“回前辈,是……是的,但那是之前是事情了。”

    夏长歌的脸上突然多出了笑容:“你的妻子,很不错啊。”

    一下子,楚牧直接就给夏长歌跪下了:“前辈,只要前辈你喜欢,尽管拿去吧,只要前辈你放我一条生路。”

    是的,反正他们夫妻二人都分别了二十年了,有没有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跟夏长歌这样的金丹境大修士交流,楚牧是连一点违背他心思的胆子都没有的。

    对此,夏长歌不由得冷笑:“你真的是糊涂啊,我真想要,还需要你,没了你甚至于还能彻底断了你们之间是所有联系。”

    一句话,直接把楚牧给吓傻了。

    不过小夏长歌没有和他废话什么,直接把他给打晕了。

    没有杀,夏长歌不屑于杀。

    他对自己很自信。

    等了差不多半小时,楚灵韵和杜金凝才手挽着手来到了夏长歌的面前。

    相比之下,夏长歌的目光自然是在杜金凝的身上逗留了些许。

    这让杜金凝这种过来人自然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

    这目光,还好,不是很火热。

    但直觉告诉她,这一位金丹境前辈温和的目光之下,对自己可能有很强的攻击性。

    但现在,因为她生活的地方已经待不下去了。

    她已经被另外一位金丹境修士给盯住了。

    其他的地方……她也没什么了解。

    既然自己的女儿都说这个男人靠得住,那就只能够去他那边了。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灵韵,还有……杜大师,准备好了吗?”

    夏长歌很是优雅地贴心询问,显得那叫一个礼贤下士。

    楚灵韵点头:“是的家主,我的娘亲已经同意加入夏家,现在我们母女二人都是你的门客了,家主以后可不能亏待我们,不然我们母女二人是要跑路的。”

    夏长歌哈哈大笑:“放心放心,我是什么样的人灵韵还不知道?杜大师到了我们夏家,我一定把她奉为贵宾。”

    是的,能干的女人,在夏家都是有着很高的待遇的。

    基本上都是有达到金丹境的希望。

    杜金凝看样子,也是属于能干的那种,夏长歌不会亏待了的。

    至于到了自己的家里还想跑?

    这个丫头,实在是天真了那么一点啊。

    “他怎么处置?”

    夏长歌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楚牧。

    楚灵韵真的是恨不得……

    毕竟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这是怎么能不让她愤怒?

    但最终还是狠不下心来,只能够询问自己娘亲的意见。

    相比之下,杜金凝就显得很是淡定了。

    十几年研究傀儡之道,甚至于都没有和其他的人接触多少。

    自从自己的子女分开之后,杜金凝更是从来没有和第二个人类接触,早就已经习惯了孤独。

    对这个昔日的丈夫也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毕竟这个男人给不了她丝毫依靠的安全感。

    “不管他吧,把他丢在这里就好了。”

    杜金凝也没有狠心到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楚灵韵也同意杜金凝的看法,带着夏长歌一起离开这矿洞。

    夏长歌出去后,询问了一番:“那康家在什么地方?”

    杜金凝主动开口:“家主,康家在此地以北。”

    夏长歌微笑回应,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后带着二人到了康家。

    这康家……运气是真的好。

    家族居然有一条三阶灵脉!

    让夏长歌都羡慕了。

    不过,既然有三阶灵脉,那么夏长歌可就要好好敲诈敲诈了。

    随着夏长歌的到来,康家哪一位金丹境修士主动出来迎接。

    楚灵韵和杜金凝也第一次有了被金丹境修士尊敬对待的资格。

    “康道友可是想要那一条二阶灵脉?”

    茶过三巡,夏长歌主动表明自己的来意。

    康家金丹境修士康凯微笑道:“原本么……肯定是有的,我也是用皇家的律法,只是让门下筑基境修士去争夺罢了不过既然道友你需要的话,那在下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康凯可是金丹境中期的修士,对于夏长歌这个金丹境初期如此客气,让夏长歌一时间反而是有些意外了。

    “在下在碧云阁那边已经有了基业,不过它终究是我侄女一家先找到的,若是康道友家族需要的话,并不是不能让给你们,不过……”

    夏长歌没有说完。

    有的话,不需要说完,都能懂得其中的意思。

    康凯心道,果真如此。

    他就感觉夏长歌不一般。

    气息很强大,还如此年轻,想来应该是出身不差。

    为了一条二阶灵脉不宜直接交恶,他才打算退一步。

    想不到夏长歌居然要主动把那一条二阶灵脉让给他。

    想着一条二阶灵脉的价值,再结合从楚家那边得到的消息。

    那一条二阶灵脉定多是被这一家几口开采了二十来年。

    就算是有筑基境傀儡帮助开采,效率极高的原因在内。

    那一条灵脉被开采的量也应该是只有三分之一。

    “十五万块中品灵石,夏道友,你觉得如何?”

    最终,康凯给出了这一个数目。

    夏长歌也是在进行思考。

    康凯担心夏长歌是对自己的这个加入不满意,连忙道:“夏道友,我也不知道这条灵脉被开采了多少,而且后续开采的难度不低……”

    是的,他们康家总得赚一点吧?

    夏长歌不说话,其实目的就是想要在提几万的价格。

    这一次来这里,夏长歌的目的其实就是想着收一个人就好了。

    不过还有大量钱财的意外之喜,夏长歌还是很满足的。

    还没有等夏长歌开口,杜金凝道:“那一条二阶灵脉,可是我们母子女三人发现的,虽然说看起来的架势很大,但真正被开采掉的也不过十分之一不到,康前辈你这价格压得也太狠了吧。”

    杜金凝这个当事人这么说,让夏长歌很是高兴。

    心道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挺能干的。

    在这个时候给夏长歌争取利益,夏长歌真的是欢喜得要命。

    康凯也有些意外。

    思来想去之后,康凯说出了一个数字:“二十二万,夏道友,不能再多了。”

    是的,康凯感觉数量在提升了的话,可能就会亏。

    夏长歌看了一眼杜金凝。

    心道杜金凝这个女人算是在这灵脉中开采时间最久的,应该是最能知道她们开采的数量是多少吧?

    把这数量对一对,应该是能确定收入了多少。

    杜金凝有些不太自然地点头,夏长歌也就带着微笑回答:“如此,那就依康道友你直所言。”

    是的,总得让康家赚那么一点,双方皆大欢喜吧。

    康家看到如此,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长久下去,他们康家应该是也会赚不少的。

    给了康凯一点时间,让康凯去把灵石准备好了送到夏长歌手中后。

    夏长歌放弃了康凯的盛情邀约,带着人直接离开了。

    “杜大师,灵韵,这是你们发现的灵脉价值,你们收下吧。”

    离开康家一段距离后,夏长歌把这十个储物袋都准备交给杜金凝和楚灵韵母女。

    他还真的没有把这些给昧了的想法。

    当然,主要还是交给杜金凝。

    毕竟杜金凝是母亲,看这样子应该是当家做主的那个。

    杜金凝连忙进行推辞,道:“这怎么可以,如果没有家主的话,我们也看不住那一条灵脉的,我们不能收。”

    楚灵韵心中想的倒是直接手下十之一二差不多,再怎么说也不能一点都不要吧?

    不用和夏长歌那么客气的,这是楚灵韵在夏家待了几年的感悟。

    不过既然她的娘亲选择什么都不收,那楚灵韵也没什么意见可言。

    心想自己的娘亲之前可是一直都很节约的女人。

    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大方了起来?

    和杜金凝一番推迟之后,夏长歌也就道:“罢了罢了,我就把这些灵石算在虚灵丹上了,这下子,我差一点点就亏欠你们一颗虚灵丹了。”

    夏长歌把这些灵石放好之后,把这账记载了虚灵丹上。

    杜金凝和楚灵韵这下子更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了。

    杜金凝更是心道:这个男人或许还真的是如同自己女儿所说的那般。

    没有丝毫惊险地回到了家族中,夏长歌也算是亲自把人给安排了下来。

    随后,夏长歌把灵石给了萧芸。

    现在的夏长歌,带着灵石的话也没有多少。

    空间戒指之中他也不想装多少,用的地方不大。

    夏长歌回来之后,柳念薇就鬼鬼祟祟地跟在了夏长歌身后。

    看到这番情况,夏长歌笑道:“羊群的小叛徒,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呢?”

    柳念薇大大方方地走到夏长歌的面前,‘佩服’道:“爹爹你可真厉害啊,这么快又抓回来一头这么漂亮的小肥羊。”

    是的,柳念薇心道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乐那么一点点?

    对此,夏长歌有些哭笑不得:“这可是有一位六级傀儡师,而且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你可什么都别赖我身上。”

    柳念薇瘪了瘪嘴,继续道:“那大饿狼你是打算对小羊羔下手呢,还是把小羊羔给留着,对母羊羔下手?”

    是的,这也算是柳念薇来的一个目的了。

    夏长歌直接在柳念薇的小脑袋上来了一个一指弹。

    “别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了,以后老老实实地修行,早些达到筑基境后期,,不谈的话,下一炉虚灵丹炼制出来了,可别怪我不给你留。”

    也不是夏长歌假正经,而是玩笑之后,夏长歌还是觉得不能让柳念薇在这么下去了。

    玩笑开一开就好了,不能太当真了。

    所以说,夏长歌也就让柳念薇把心思放下来,先好好修行吧。

    后续,夏长歌会在她们百岁左右的时候,安排她们都依次地步入金丹之境。

    太早了也不好,若是传出去夏长歌的家中接连出现几位几十岁都结丹,而且在那之前连筑基境巅峰都没有达到案例出去。

    对于夏长歌来说不是好事。

    赵国境内,百岁左右结丹,才是常态。

    一百五十岁结丹,算是结丹的最后机会。

    大多数都是百岁出头的。

    大家族天骄才能才八九十就成为金丹境修士。

    这一点,夏长歌也不好去改变什么。

    在家族后续没有人接替结丹的时候,夏长歌就会找外人来暂时性地添补自己手底下金丹境修士的数量。

    “好吧。”

    柳念薇大概也知道夏长歌在想什么。

    其实也就是担心自己坏事!

    毕竟夏长歌手底下的母女不少。

    现在又新人加入,她们这些也得好好的配合着演出才行。

    不过夏长歌说出要给她准备虚灵丹。

    就算只是画饼,柳念薇也还是能接受的。

    “那就找个人,把这最后一颗虚灵丹‘假意’给用了,也算是省得其他的人惦记。”

    拍了拍柳念薇,算是把柳念薇的启动机关给按了,让柳念薇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后。

    夏长歌找到了萧璇,小声地和萧璇说了一件事情后。

    萧璇把旁边书架中的一个名单给了夏长歌。

    这上面记载着二十三位人选。

    都是夏长歌需要的目标。

    筑基境八十一转修为上下的修士。

    这是附近十个郡城内所有达到筑基境巅峰修士的人选了。

    其中,有两位是从其他地方来的散修,生活的地方也是在夏家附近的琉璃城。

    不过夏长歌看了看,因为这是来至于外地,是外地人。

    所以说,他们相对来说,要比附近二十一个筑基境巅峰的修士要年轻一些。

    夏长歌看着这些名单,在开始思考自己选择那一个呢?

    萧璇在一旁捏肩的同时进行猜测:“莫非你打算进行投资?”

    她刚刚也是在场的,知道夏长歌可是把巨额的灵石给留到了家族之中的。

    现在结合夏长歌翻阅这些筑基境巅峰修士是名单,或许又是打算进行投资。

    “嗯…怎么说呢,我是有这样的打算的。”

    有种东西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夏长歌是打算明面上广撒渔网。

    让大半的筑基境巅峰冲刺失败的死亡来铺垫出一位金丹境修士。

    然后这一位金丹境修士,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为夏长歌所用了。

    当然,如果自己广泛投资的这些人中能出现一两个人自力更生地活了下来,那么夏长歌是怎么说也不会亏的。

    “这……”

    萧璇则是在考虑。

    一位筑基境巅峰的修士冲刺金丹境的话,大概需要三千块中品灵石左右。

    就算是现在夏家附近的二阶灵植数量早就破了二十株,甚至于还有几株三阶灵植。

    想要投入的话,也是得两千块灵石左右啊。

    这二十几个人投资下去,那可能就是四五万块中品灵石就这么没了。

    这两四五万块灵石对于夏家来说虽然说不痛不痒,但……

    萧璇感觉夏长歌是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个乌霄的事情,让夏长歌尝到了什么甜头,所以说才打算来广撒渔网。

    对于萧璇的疑问,夏长歌没有解释什么。

    当然,萧婉这个内人,外加萧芸这个当事人可能明白一些情况。

    不过,夏长歌这么说也只是一个假象而已。

    他后续才会到自己家族现在影响不到的地方,正式地开始执行这个计划。

    挑一个金丹境修士辅助成功的那种。

    “好吧,灵石都是你挣得,我可没什么意见。”

    也就这么一些灵石罢了。

    而且这十几个筑基境巅峰的修士。

    准确说来,加上其他属性的话有三十来个。

    这三十来个,应该不至于都来接受夏长歌的资助。

    有没有兄弟会做调色盘的?

    就是两本书的共同点对比那种。

    我的书被抄了……赚的钱还比我多……裂开了。

    有偿做个调色盘战斗他,有会做或者认识会做的朋友联系我,战斗成功后再加钱!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