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0章 柳念薇的父母来访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第150章柳念薇的父母来访

    没办法,先天罡草所在的地方实在是有些显眼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别说金丹境修士了,就算是筑基境,也很容易发现。

    夏长歌还真想不到姜柔伊她们会从自己这边顺路来啊。

    来了怎么说也得停留几天,走走停停一下子怕是就发现了。

    “看样子还是差了点。”

    看了看自己的三株灵植。

    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墨玉柳的雷击伤势已经好了很多,几乎快要痊愈。

    而蓝晶树也是如此,那一根木丫已经突然涨了一米多。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内夏长歌的注意力在玄天青藤上,这两株灵植的结局也会如同常青杉那般,彻底恢复,成为真正的二阶灵植。

    常青杉这一次因为夏长歌催生玄天青藤的时候,也受到了恩泽,已经恢复到了昔日巅峰,甚至于更进一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夏长歌暂时性地就不会继续给这两株灵植进行治疗了,免得出现意外。

    好太快的话,三株受损灵植,能突然恢复一株说得过去。

    三株同时恢复,那肯定是有鬼的。

    先把检查应付过去了再说。

    “看你修为也没有怎么突破,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夏长歌走出练功房,脸上都是带着欢愉的笑容。

    这自然是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萧婉看夏长歌身上的气势也没怎么变强,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算是好事吧,也就小赚一百万块灵石左右?”

    夏长歌也不好估价,但他感觉自己的这玄天青藤应该是价值百万灵石的。

    萧婉看着夏长歌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但她看得出夏长歌似乎是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也就没有多问。

    “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夏长歌简单的关心了一下家族大事。

    虽然说有多位筑基境修士帮忙,夏长歌几乎已经不需要担心什么。

    但问一问还是有必要的,不能彻底当一个甩手掌柜。

    “一切都还好,你的红尘学院因为有一位美丽,独立的筑基境女修士带队,附近几个仙镇数十个散修都已经把孩子送到你的门下了,后面想来人数应该是会更多,今年新招的人数已经到了三百个人左右。”

    萧婉进行简单的汇报。

    红尘学院那边的发展不出夏长歌的意外。

    毕竟夏长歌的名头都已经打响了。

    再加上萧家和余家的加入,让这些散修也知道云安仙城谁才是真正的霸主。

    往夏长歌这边靠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灵植那边,今年还是种植的原本的灵米,累计六千三百亩,不过有一百亩是拿来做伱新品种灵米的实验,大概是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普及吧,不过那个时候你的产地大概能接近万亩,成为云安仙城第一种植大户了,但你确定种植的灵米能全部卖出去?”

    这也是萧婉心中有的那么一点点担忧。

    “没什么问题的,就算是万亩灵田,产生的收益也不过十万块灵石左右的价格,你不要把这些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对于这一点,夏长歌从来没有担心过。

    “娘亲那边的话……”

    萧婉和夏长歌谈论了家族大事之后,简单的给自己娘亲考虑了一下。

    夏长歌拿出柳念薇给他写的信。

    “放心吧,等姜柔伊她们路过我们这里歇息之后,岳母就可以安心修行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更向姜柔伊请教一二呢。”

    信上也没有什么肉麻的内容,直接给萧婉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来有这个,应该是能让萧芸彻底安心两年了。

    等两年之后,向姜柔伊讨教一二,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对修行有帮助的东西,萧芸怕是还会因此感激他呢。

    和萧婉分别之后,夏长歌来到自己的种植园。

    “不错,看这样子,应该是有五十年药龄左右了。”

    夏长歌看到里面的情况,满意的点头。

    先天罡草自然是不可能和玄天青藤那般肆意地生长。

    就算是三百年份,也不过巴掌大小罢了。

    现在夏长歌的这一株先天罡草,已经算是彻底长开。

    很明显,夏长歌给它提供的这个环境,还是够用的。

    “在他们来之前就要把这玩意采摘了,这段时间我就在这里多逗留逗留。”

    夏长歌依旧是老套地补充力量后,来到了炼丹房。

    和安若水,以及新加入的陶颜一起研究了一下丹药上的炼制,让陶颜也能勉勉强强入门的同时,夏长歌还要尝试炼制一下炼气境九层所需后面几种丹药。

    闲暇三个月,夏长歌终于是把先天罡草彻底培养起来。

    虽然说圣心诀培养起百年,千年药材的速度比较慢,一年也就两三株的样子。

    但能培养起来夏长歌都很满足了。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用特定的远程摘取的方法,把先天罡草收取之后。

    看到先天罡草没有第一时间枯萎,而是显得依旧生意盎然。

    夏长歌就知道自己真的把先天罡草培育成功。

    因为先天罡草之中的先天之气会在先天罡草达到三百年药龄的时候永远地和先天罡草融为一体,不会在消散,采摘后也不见一直留着。

    这个时候的先天罡草,就算是直接生吞了,都能延寿二三十年。

    若是炼制成筑基丹的话,价值也是在百万下品灵石左右?

    不到一年的时间,夏长歌就培养了两株百万级别的灵药。

    这让夏长歌彻底自信起来,认为自己能轻轻松松地把自己的家族人员培养起来,压根不愁没有修炼资源。

    就是再来十个孩子,夏长歌表示他的老父亲有把这些小屁孩养活的能力。

    不过接下来,夏长歌又犯难了。

    自己培养出了两株秋时雪需要的灵药,全都赠送给秋时雪,当做是她对自己的指点之恩?

    嗯……并不是夏长歌忘恩负义,而是很为难。

    同时给的话,夏长歌感觉有些太巧合了。

    秋时雪这个身份的人都难以搜寻到的药材,自己不过两三年就找到两株?

    夏长歌不想自己太显眼。

    那只给一株?又感觉有那么一些过意不去?

    毕竟她除了教导自己之外,还给了心得笔记,上面可是有二十种丹药的详细解释,对夏长歌的帮助是巨大的。

    对此,夏长歌真的是烦的一批,只能够后面到时候再看看了。

    问问自己女儿的意见?

    “开始修炼,再提升两转的实力吧。”

    再云安仙城,夏长歌还真的没有什么动手的机会。

    没有多少压力,让夏长歌在修炼上都懈怠了那么一些,毕竟他在寿元上没有什么顾虑。

    把先天罡草收取后,夏长歌直接把这阵器直接收取,免得露出破绽。

    后面再种植先天罡草的时候再安放就好了,反正又花不了多少时间。

    说来也巧了,夏长歌不过刚刚才准备闭关一两个月。

    夏长歌的家族就来了客人。

    一对筑基境夫妇!

    夏长歌对他们绝对是没有任何接触的。

    在萧婉来找他的时候,夏长歌都是很懵逼的。

    他什么时候认识一位筑基境夫妇了?

    不过在看到他们真人,尤其是那个女人后,夏长歌心中大概是有了个猜测。

    “柳念薇的父母?”

    是的,这一个筑基境中期,一个筑基境初期的夫妇中。

    那个筑基境初期的女修和柳念薇有几分相似。

    结合一番,夏长歌感觉应该是柳念薇的母亲。

    不然的话,姐妹?

    还是父母的可能性大一些。

    “两位道友?不知道来我这里,所为何事?”

    心中这么揣摩了后,夏长歌脸上的表情还算是认真。

    柳念薇对夏长歌帮助不少,夏长歌也是得客气一些。

    虽然说夏长歌知道柳念薇是已经被她的父母卖掉。

    买断给了碧云阁,可以说他们之间其实已经是没有父母关系的。

    不过待客之道,先之以礼,夏长歌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真诚。

    “夏道友,在下来至于清河柳家,冒昧来访,还望道友勿怪!”

    筑基境中期修士柳云端很是儒雅地和夏长歌进行问候。

    夏长歌连忙道:“原来是柳道友,那她可是道友你的道侣?”

    如此的话,夏长歌几乎可以判定二人的身份了。

    柳云端略带一些自得地回答:“是的,这是我的道侣,唐柔。”

    道侣漂亮且优秀,对于男人来说本就是一件自得炫耀得意的事情。

    都是男人,夏长歌岂能不知道这柳云端对自己的显摆之意?

    夏长歌不得不承认他的老婆的确很漂亮。

    但……自己没有嘛?

    萧婉跟余珂晴都来凑热闹。

    尤其是萧婉更是直接坐在夏长歌的旁边。

    夏长歌的表情也是颇为自得。

    一下子,柳云端突然有些尴尬。

    心想这个家伙,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筑基境初期的修士。

    修为,家世都不如自己。

    怎么居然能有两个佳人相伴?

    “柳道友,唐仙子能来我寒舍,我深感荣幸,不知道两位可是有什么事情?”

    知道这两个家伙的身份后,夏长歌差不多也能猜出他们的目的。

    无非就是和柳念薇有关系,想要通过夏长歌去向柳念薇要求什么。

    但夏长歌不能直接说出来。

    没有意义的同时,还显得煞风景。

    “是这样的夏道友,我们去碧云阁的时候,听闻道友你好像和我们的女儿念薇关系不错?”

    柳云端也主动回归正题,小声试探性询问。

    夏长歌这个时候更加得意了,侃侃而谈道:“念薇啊,是个好姑娘,我去碧云阁几次,还是念薇送我回来的呢,这丫头,体贴,听话,懂事,真的是个惹人喜欢的小丫头啊。”

    夏长歌的话说得非常地有歧义,这让柳云端和唐柔听了后心中非常地不舒服。

    难不成这个家伙对他们的女儿有意思?打算老牛吃嫩草?!

    这可怎么行!

    但他们的确是打听到柳念薇送这个老男人几次回家不说,还为了这个老男人在碧云阁里花自己的面子给这个老男人低价购买丹药!

    简直就是比对他们这个当父母的都亲,让他们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道友和念薇,是什么关系?”

    他们只是打听到这个家伙的女儿是他们女儿的师妹,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欣喜了。

    夏长歌很是淡然道:“就是普通的关系啊。”

    他这也是实话实说,可柳云端就是不信,夏长歌也没办法。

    “道友,我等想要委托道友你帮忙给念薇传达一句话,可好?”

    柳云端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去和夏长歌争论什么的时候,主动压下心中的不爽,虚伪的对夏长歌进行哀求。

    夏长歌连连摇头:“这……这不太好吧,我听念薇说两位道友已经和念薇没有父女母女关系了吧?根据碧云阁的规矩,两位道友……是不能在和念薇丫头有什么接触的啊,我可不敢去违背碧云阁的规矩。”

    夏长歌岂能不明白这两个家伙的心思?

    无非就是又想要吸自己女儿的血了。

    说不定是他们的儿子可能需要什么帮助,他们不好去搞,所以说只能够希望柳念薇这个被她们遗忘的女儿来出力了。

    这种事情,夏长歌见得多了。

    夏长歌直接就拿出碧云阁的规矩来拒绝,让柳云端心思阴沉,但很快就重新凝聚出笑容:“行吧,就不带我们的话,带念薇弟弟的话,也就是柳家想要拜访一下她,这应该可以了吧?”

    果不其然,果然是他们的儿子可能是到了炼气境九层,盯上了柳念薇的那一颗筑基丹了。

    考虑到只不过是一个筑基境初期,一个筑基境中期。

    夏长歌无所畏惧。

    他打算替自己的侄女好好的出一口恶气,教训教训这一对卖女求荣的男女!

    看他们这样子,绝对不是走投无路才卖掉女儿,而是真正的为了眼前的好处才那么为之!

    夏长歌直言不讳道:“哦,莫非两位道友是看上了念薇手中的那一颗筑基丹?”

    夏长歌的话让柳云端和唐柔都很惊讶。

    心想,夏长歌居然连这件事情都知道?

    一下子,他们二人脸上都有一些不自然。

    想来是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要脸。

    柳云端点了点头,脸上表现出非常‘惭愧’的样子。

    但这个惭愧,绝对不是对女儿所求的惭愧,而是被夏长歌发现心中小算计的丢人之感。

    “哎,两位道友可能慢了一步,念薇那一颗筑基丹,在两年前已经给我了,很抱歉啊。”

    随着夏长歌这一句话说出来,柳云端,唐柔更是彻底失色。

    柳云端更是带着不解的怒火:“道友,你说什么?!”

    夏长歌再一次很是抱歉地阐述:“之前念薇就一定要我把她的那一颗筑基丹收下,我也没办的,也就收了,用来突破筑基境了。”

    在萧婉和余珂晴注视的目光中,夏长歌撒了个谎。

    对此,萧婉和余珂晴都是心中吐槽这个男人真的是说起谎来眉头都不眨一下啊。

    “道友,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柳云端顿时就有些气急败坏了。

    没有筑基丹,他的儿子就没有大的把握突破筑基境。

    到时候对于柳家权利争斗也就没有希望啊。

    面对柳云端的气急败坏,夏长歌显得非常地淡定:“过分?道友你这话说得我就不懂了,我哪里过分了,那是念薇的筑基丹,她怎么处置是她的事情,给我也是两厢情愿,怎么就过分了呢?是不是不给道友你都是过分?”

    是的,他就是要看到这两个家伙气急败坏的样子。

    至于会不会因此得罪柳家,夏长歌可不管。

    柳家看这样子,族中有金丹境修士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没有金丹境修士,夏长歌就不怕。

    就算是有,夏长歌也不怕。

    毕竟他的那个美岳母也是快要到金丹境了。

    到时候怕什么?

    不得不说,这人面禽兽破防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那叫一个出气啊。

    柳云端自然知道夏长歌在嘲讽他,也知道夏长歌一开始表现出来的客气都去只是表面功夫。

    这个老东西,可能真的对自己的女儿有哪方面的心思。

    现在的他,想着只跟柳念薇偷偷联系,让柳念薇私底下把她本人的那一颗筑基丹给家族,应该是不会被碧云阁发现。

    可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了。

    还被夏长歌这个老牛吃嫩草的土包子嘲笑了。

    柳云端怒火中烧又如何?还是得忍耐!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道友你误会了。”

    柳云端假仁假义地假笑着,让夏长歌都不得不佩服这可真的是一头忍者神龟啊。

    “道友,能否麻烦你帮忙,让念薇在宗门中张罗购买一颗筑基丹?”

    柳云端很快就把自己的另外一个目的说出来。

    如此看来,只能够让自己的女儿在碧云阁内帮忙看看能不能搞到筑基丹了。

    因为筑基丹那玩意,流到外面的可能性太少了,十年都不见得他们那里会出现。

    只有在碧云阁这种大宗门内才有不小的得到希望。

    让柳念薇帮忙,怎么说也是要便宜许多,节约大量成本。

    “这个嘛……”

    夏长歌心中自然是不想答应这一对狗男女的要求。

    不过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一副可以商量商量的模样。

    萧婉和余珂晴听到夏长歌的这句话,心中大为震撼。

    不是吧?夏长歌这厮胆子如此之大。

    萧婉和余珂晴对夏长歌跟柳念薇之间的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的。

    她们只知道柳念薇跟夏长歌关系不错。

    又是送夏长歌宠兽,送夏长歌回家,送夏长歌法器,甚至于还有筑基丹。

    但她们并不知道柳念薇已经跟她的亲生父母断绝关系。

    看到夏长歌居然勒索柳念薇的父母,二人心中感慨夏长歌这么做不怕让柳念薇生气,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吗?

    柳云端岂能不知道夏长歌的意思?

    心中愤怒夏长歌可真的是一个蛀虫的时候,柳云端还是把一个提前准备好的储物袋丢给了夏长歌,同时一脸微笑道:“麻烦道友你了,事成之后,我们还会对道友你进行感谢的。”

    夏长歌当着他们的面甩了甩手中的储物袋,似乎是在掂量这里面的数量。

    神识探查到这里面不过区区五千块下品灵石之后,夏长歌在心中嘀咕了两个字来形容。

    穷比!

    心中虽然说看不起,但夏长歌脸上还是笑嘻嘻:“好说好说,过几个月我就去找一找念薇,和她说这件事情,不过能不能成,可就说不准了,若是念薇不答应,两位可别怪我。”

    夏长歌肯定是会跟柳念薇说这件事情的。

    让柳念薇见识到她父母这无耻的样子,是夏长歌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自然。”

    柳云端脸上笑容不变。

    “婉儿,让下人准备好了酒宴了吗?”

    夏长歌轻描淡写地看了唐柔一眼,然后对着自己身边的萧婉开口。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眼,就让唐柔有了不好的预感。

    莫非夏长歌这个家伙是打算灌醉他们,尤其是灌醉自己的丈夫,然后……

    看到自己丈夫还真的有打算留下来吃一顿的样子,唐柔连忙拉扯了一下他。

    心中不解自己夫人是何意,但柳云端还是很在意唐柔的感受,连忙微笑道:“夏道友,不用去准备了,我和夫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只能够先行失陪了。”

    接下来,不管夏长歌如何挽留,只会让唐柔更加害怕,自然是催促着自己丈夫赶紧离开。

    “这女人……啥情况……”

    对此,夏长歌是真的有些不太理解。

    怎么他感觉这个女人好像是害怕自己把她给吃了一样?

    他有这么残忍吗?

    莫非是她看出了其实夏长歌压根就不想留他们下来吃饭的真实意图?

    “柳念薇不是跟你关系很好吗?你这么坑她的父母,会不会不太好?”

    柳云端和唐柔走之后,萧婉开口求问。

    夏长歌把储物袋收起:“柳念薇已经是被她的父母,也就是这两个家伙卖给了碧云阁,就跟之前依椒被姜柔伊收徒的时候,姜柔伊打算用两个旋木葫芦买断依椒那样,我拒绝了,柳念薇的父母答应了,明白了吧?”

    夏长歌这么一说,萧婉和余珂晴都明白了。

    再怎么说萧婉的母亲萧芸是混过大宗门的,当初姜柔伊提出那个条件的时候,萧婉私底下是问过她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而余珂晴出身还要更好一点,对此也是了解的。

    其实他们余家之前也是做出这些事情的。

    对于某些天赋好的散修,也会买到家族来让他们姓余。

    然后男的就跟余家子女结合,女的就跟余家男子结合。

    不管怎么说,都是能完美融入余家。

    “他们本来都已经没有资格再和念薇接触,现在好像是他们的儿子到了炼气境九层需要筑基丹,来找我帮忙,知道念薇手中的那一颗筑基丹已经被我得到了后,脸都绿了,还要和我客客气气,现在还委托我让念薇在碧云阁中给他们想办法搞到一颗筑基丹,你说我该怎么做?”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