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9章 余珂晴的恳求(日万第七天)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第129章余珂晴的恳求(日万第七天)

    “诸位道友,现在局外人也已经离开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敞开天窗说亮话了,我一个小小的新晋筑基境,让这么多道友来访,心中可谓是胆战心惊啊!”

    柳念薇走之后,夏长歌摆手示意那一群在这里伺候的佣人也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紧接着就把目光放在赵凌这个郡主府的代表上。

    话则是对着在场所有的筑基境修士开口。

    乌磊因为和夏长歌关系很不错,也就第一时间给夏长歌解围,抢先道:“具体的事情,还是得赵凌道兄来回答夏大师你了。”

    他一开始肯定是打算亲自来给夏长歌祝贺的。

    毕竟在萧婉卖给他四十颗低价灵元丹的时候。

    乌磊就知道夏长歌这里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必须亲自来。

    紧接着得到郡主府的密令,希望他本人前来华郢镇,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后,乌磊更是不得不来。

    乌磊也相信其他的筑基境家族也是这样的情况,都是郡主府那边要求的。

    有乌磊把话题抛给赵凌。

    在另外一侧首席的赵凌自然是不能再沉默,微笑地发言:“诸位,今日的确是有一件喜事要和你们商议。”

    他这么一说,在场十九位筑基境修士都认真倾听着赵凌记下来的言论,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喜事,需要这么大的排场,让他们所有的筑基境家族都到来。

    “诸位都还记得琉璃湖的二阶灵脉吧?之前我的侄儿思坤亲自带着十二位筑基境修士进入其中整顿,清理其中的障碍,现如今已经传出好消息,第一层的血蚊已经被清理干净,现在正在清理第二层的沼泽,只是人手稍微有些不足,诸位可愿意来援助一手?”

    赵凌的话说得很客气,但夏长歌却是直接就是领悟到了其中的弦外之音。

    那十二个筑基境修士,怕是被困在第二层出不来了。

    他身为亲自进去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沼泽的古怪?

    昔日进去的筑基境修士也有七八个,对此都无能为力,只能够通过人命去铺路。

    进去的那十来个筑基境修士,就算是好几个筑基境后期,怕也是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因为现如今到场的人都是那些筑基境家族的二三把手,原来的一把手一个不在。

    夏长歌大概是明白那些家伙都被困住了,怕是难以出来。

    除非有一大群散修去给他们当炮灰!

    但真要那么把散修抓去送死,事情闹大了的话,郡主府都掩盖不住。

    皇室一入场,这些人都得受到惩处不说,之前的一切算计都要泡汤!

    在场的十八个筑基境家族,其中有好几个。

    如同余家,任家这些一开始就跟赵思坤一起谋划二阶灵脉的家族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但他们已经都没有可调用的筑基境修士。

    多余的筑基境修士都派了进去,只剩下一位看守家业,很明显是不可能把最后一个筑基境修士也给掉进去冲。

    那样的话,家说不定都要被偷了!

    赵凌的话针对的也就是萧家,乌家这种还没有出力,且还有多位筑基境修士的家族。

    这里还是能抽调七八位筑基境修士的。

    “哦?郡主大人没有出手吗?那第二层顶天了也就一些筑基境妖兽,若是郡主大人出手的话,理应手到擒来啊。”

    夏长歌有些好奇地询问。

    那郡主怎么说也是金丹境修士,而且还是中年人那种,并不是已经寿元将尽活不下去的那种。

    就这么怂?同级别修士留下的洞府都不敢进去?

    这是不是太苟了一点,还是金丹境大佬吗?

    不是已经被探过一圈了吗?

    金丹境打筑基境,随手一拍就得死几十个啊!

    夏长歌的话让赵凌也不敢直接回答,找了个理由:“大哥他最近有重要的事情,无法腾出手来,而且只是一些筑基境的麻烦罢了,何须让大哥出手?”

    这么个理由很明显糊弄不到人老成精的筑基境修士们。

    他们或许都在这里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那些跟着赵思坤一起到遗迹中去的筑基境修士,现在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甚至于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他们可不会那么迷糊!

    继续静观其变就是了!

    “二阶灵脉被开采在即,我们赵家决定,再跟四个家族合作,再派遣七八位筑基境修士进去缓解压力,只要帮助我们开采出那一条二阶灵脉,这四位新加入的家族,就可以瓜分云安仙城内的那一条一阶灵脉。”

    这些老家伙都是打算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的时候。

    赵凌的这一句话让他们直接把刚要说出来的理由一下子给咽了回去。

    瓜分云安仙城内这一条一阶灵脉?

    若是真的可以,那么一个筑基境家族基本上是可以稳定下来。

    一阶灵脉每年能开采出来的灵石都是十万块以上啊。

    这些年都被郡主府给独享。

    若是四个筑基境家族瓜分,每年也是差不多三万块灵石的稳定收益,能持续很多年,细水长流。

    别说其他的筑基境家族,就算是萧婉都有些稳不住了。

    当然,赵凌的话也是直接把只有一位筑基境修士的家族给排除在外了,他们连加入都资格都没有。

    赵凌越是这般,夏长歌越觉得事情不简单。

    明明这一条一阶灵脉他们赵家都是可以不让出来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发善心吗?

    夏长歌不相信!

    “诸位,你们怎么说?”

    见到剩余的筑基境家族一个个都心怀鬼胎,赵凌感觉自己的目的应该是要达成了,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道兄,我们下来再好好商议可好?”

    其中一个筑基境家族很明显就已经被赵凌说动了。

    他们李家本就在云安仙城之中立足,若是能成为云安仙城真正的主人,自然是乐意。

    “可以。”

    赵凌满意地点头。

    这个李家本来就是赵凌的目标之一。

    他们上钩之后,赵凌心中自然是喜悦。

    跟李家筑基境修士约定好了后,赵凌又把目光放在了乌家和萧家这几个家族的负责人身上。

    可惜,这几个实力相对来说强硬的家族都没有直接给赵凌回应,让赵凌心中稍微有了那么一些不太喜悦。

    但这个时候,赵凌也不能多么强硬,只能够选择默默无言。

    “我听闻夏道友一下子可是得到了四株二阶灵植,那可真的是天大的好运气,怕是连赵凌道兄伱们郡主府,都不一定有四株二阶灵植吧,赵家和萧家有四株二阶灵植,哪里还看得上赵凌道兄你给出的小一阶灵脉?”

    就在这个稍微有些冷场的时候,夏长歌的一个对头任豪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声。

    一下子,其他的人还真的是被这一则消息给吸引了。

    有四株二阶灵植!

    那就还真的不需要去考虑四分之一的一阶灵脉了。

    因为这里就能同时供应四位筑基境修士。

    利用得当,六七位筑基境修士都能完美运用起来。

    “那有道兄说得那么严重,也就一株是好的,另外的三株,只不过是已经破损的残次品,现在压根没什么作用,也只是养起来看看,搏一搏未来罢了,诸位道兄若是好奇,我可以带着你们一起去看看。”

    夏长歌对于有人拿这件事情来开话题也早就有了预料。

    丝毫不藏着掖着,主动就提及此事。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萧芸也很是配合,知道夏长歌是想要直接散了这莫名其妙就在他家里开启的会议。

    夏长歌现在也算是有靠山的人,一般的筑基境家族不是他们夏萧乌几家的练手。

    而郡主府,想来也不敢乱动。

    萧芸一起身,乌磊那边也配合着一起。

    所有的筑基境修士纷纷跟着夏长歌到了三株受损的二阶灵植安放之地。

    “夏道友,不知道这受损的二阶灵植,可否出售一株给我余家?我愿意出两万块灵石。”

    余家看到夏长歌的三株灵植后,心中也是充满了羡慕。

    筑基境家族最不缺的也就是时间。

    他们可以等候十年,二十年,甚至于上百年!

    只要子孙用得上,那就是好东西,就是一种家族底蕴。

    “余道友,万分抱歉,这灵植不出售。”

    在这些人眼中,这些受损的灵植是宝贝,拿回家族照顾几十年,上百年后就是圣物!

    在夏长歌眼中,这些二阶灵植那更是他的命根子。

    几年后说不定就能直接派上用场!

    两万块灵石就想购买?

    想太多了!

    十万块灵石夏长歌说不定可以考虑考虑。

    “哎!”

    余珂晴略带一丝怨气地眼神看了夏长歌一眼。

    仿佛是再说,你之前都叫我余家主,现在直接余道友了?

    “真的是羡慕道兄啊!”

    乌磊也是心里羡慕嫉妒得面目全非了。

    这几十年之后,几株灵植都基本上能恢复。

    那夏家,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成为云安仙城第一世家了。

    一次性能供应四位筑基境修士不间断的修行啊!

    任豪更是已经心中扭曲,恨不得现在就直接摧毁了这三株灵植。

    他们任家现在也才一株罢了!

    “诸位现在也看了,可安心?没什么问题后,那就到外面来商量吧!”

    夏长歌可不想让这些老家伙在这里久留,让这些人看了一圈后就请人了。

    再怎么说也是有这么多的筑基境修士在,某些还像多看看的人自然是无法厚着脸皮,只能够跟着一起出去。

    “诸位道友,对某的提议有意的,可到郡主府来商议,速度要快哦,慢了可就失去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凌巡视了一下人群之中有两个以上筑基境修士的家族一眼,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先一步离开。

    其他的筑基境家族也纷纷跟夏长歌再祝贺一句后,告辞离去。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余家和乌家这两个家族的代表。

    “余家妹子,你留下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萧芸看了一眼余珂晴,出言询问。

    余珂晴解释道:“萧前辈,我找夏道友有那么一点点的事情商量,前辈不用理会我,如果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商谈的话可以先解决,我在这里等一等就是了。”

    余珂晴现在可谓是把身份放得很低了。

    毕竟这里是夏长歌和萧芸的主场。

    而且她们余家现在也遇到了大麻烦,已经失去了强硬的资格。

    余珂晴如此给面子,萧芸也就不在多说什么。

    她还真的有些事情要和乌磊以及夏长歌商量。

    重新回到议事厅,萧芸先行发声:“对于赵凌给的条件,你们怎么说?”

    在云安仙城的灵脉还是太少了。

    之前就发现了一条一阶灵脉,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二阶的。

    二阶的他们插不了手。

    可这一阶的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萧芸不是很想错过了。

    “这赵凌的目标也是家族有两位筑基境修士以上的家族,跟我区区夏家没什么关系,主要也是你们两家的筑基境后期战力。”

    夏长歌直接就给出了回答。

    “不出意外的话,那些跟着进去的筑基境修士应该是被困在了第二层,乌磊道兄你也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当初你们七八个筑基境修士面对那种情况,也焦头烂额,如果这一次没有金丹境出手,亦或者是几百个替死鬼,他们怕是难以出来了。”

    夏长歌的第一句话让萧芸自然是不太满意。

    置身事外,让她自己做决定?

    这不是一家人说两家话么?

    但下一句话,让萧芸陷入深思。

    她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但乌磊和夏长歌肯定知道啊。

    夏长歌都这么说了,想来真有那样的情况。

    “果然如此,难怪我最近压根没有看到那些家伙的踪迹了,包括任杰任军那两个老东西,应该是真的被困在那里,二阶灵脉不是那么好拿的。”

    乌磊第一时间也反应了过来。

    对于赵凌给出的好处,也有些退步了。

    一但解决不了第二层的问题,怕是要各个家族拿出几十个炼气境修士的命去救援那被困在其中的筑基境修士!

    这样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现在的乌家情况不错,稳中有进就行了。

    乌磊都这么说了,萧芸也只能够打消了心中的那个想法。

    她认为自己若是能占据半截灵脉之地,把赤泠木移植过去。

    赤泠木或许能晋级三阶灵植。

    到时候她若是冲刺金丹境的话,也会有巨大的帮助。

    可现如今看来,还是算了。

    “郡主府现在都还有好些筑基境修士在外面活动,以他们的能为,别说对外在招揽一些其他地方筑基境修士过来帮忙,就算是郡主呼朋唤友两个金丹境来帮忙也不是什么难事,解决那个遗迹很难吗?可他们就不那么做,反正我看这里面是有鬼的。”

    夏长歌再简单的提醒了一下,让萧芸和乌磊二人更是不敢再去贪恋那一阶灵脉之地。

    聘请打手只需要一次性支付一些报酬。

    找这些筑基境家族出手却是割让永久性利益。

    正常的人都应该是会选择在云安仙城没有根据的打手来帮忙吧?

    二人依次归家后,夏长歌也有了时间去接待余珂晴。

    “余家主,抱歉,让你久等了,找我何事?”

    夏长歌走向余珂晴,关心地询问。

    他也得趁此机会打探一下余家的情报。

    如果余家另外两个筑基境修士已经到了那遗迹中去的话。

    那么泰家遗留的宝库,夏长歌甚至于可以不需要偷偷摸摸,直接去强取豪夺了。

    只是一个余珂晴,阻止不了他。

    “夏道兄,这二阶灵植,真的不能出售吗?”

    余珂晴有些纠结地看着夏长歌。

    现如今的她,还是对这灵植念念不忘啊。

    “抱歉了余家主,不卖。”

    夏长歌直接摇头,拒绝得非常果断。

    这自然是让余珂晴顿时愁绕眉头。

    “余家主,你们余家要不了多久就能搬迁到二阶灵脉之地,到时候环境优渥,还要什么二阶灵植啊。”

    趁着这个机会,夏长歌开始从旁侧敲,探索情报。

    余珂晴却是一脸苦涩:“道兄啊,我们余家此番能不灭族就已经是万幸了,何谈去搬进二阶灵脉之地?”

    这一语,让夏长歌瞬间没有了一开始的谈笑风生,表情也紧张起来:“余家主,你此言何意?”

    余珂晴一声叹气:“我爷爷也算是被鬼迷了心窍,居然真的带着三叔进入那遗迹中去,留我一人管理家族,就在几天前,我三叔的命魂灯熄灭了,代表着我三叔已经死在里面,不管是死于意外还是什么,我们余家未来只会更加艰难了。”

    夏长歌本以为定多是被困在那遗迹中,万万想不到直接出了人命?

    这余家原本是金丹家族,有这种手段也很正常。

    “其他家族,可有什么反应?”

    夏长歌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余珂晴的三叔是真的意外死掉,而不是卸磨杀驴?

    这郡主府看来是打算独自享有这二阶灵脉?!

    若是其他筑基境家族的修士都死在里面,就算是还有一个留守家族。

    未来也难以跟他们瓜分二阶灵脉,大概是彻底沦为附庸!

    就跟这些筑基境家族把散修的命不当命一样。

    郡主府,也能这么做啊!

    只要都死在了里面,谁知道是不是意外呢。

    余珂晴摇头:“应该是不知道,他们应该没有命魂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对此,夏长歌也只能够做出这般评价。

    看来还得提醒一下萧芸和乌磊了,让他们彻底杜绝心思。

    至于联合起其他筑基境家族来反抗这郡主府之类的举动,夏长歌是不可能做的。

    他不贪,不抢,老实。

    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背景,自保无虞。

    “夏道兄,以后我们余家还得道友你多多帮衬。”

    余珂晴有些委屈地看着夏长歌。

    以前她只是看中夏长歌的炼丹之术,但现在更得看中夏长歌的实力了。

    如此年轻的筑基境,在宗门那边似乎还有不少的关系。

    不比还有一个筑基境在家族死撑着的任家好?

    “这……若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在下自然是竭尽全力。”

    夏长歌也不可能说出一些拂面子的话。

    也只是说说罢了。

    现在的夏长歌,似乎也成为了无利不起早的人了。

    “夏道兄,不知道你有没有关系去购买筑基丹?”

    夏长歌本以为余珂晴要跟自己道别的时候,突然她来了这一样一句。

    让夏长歌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措手不及的同时,还真的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现如今的他,身边自然是没有什么人能用得上筑基丹。

    谭琪儿,萧璇,萧琳都起码还是十年才用得上。

    而筑基丹么……他若是可以的话的确是能搞到手一颗。

    柳念薇那里就有一颗啊。

    见到夏长歌犹豫,余珂晴顿时就感受到了希望。

    “还请道兄帮忙,我们余家一定会全力配合,道兄要多少灵石,我们都愿意给。”

    在已经可以确定阵亡了一位筑基境修士后,余珂晴就知道自己族内必须要再新增一位筑基境修士才可以。

    而想要新增一位的话何等艰难,最好是要有筑基境修为。

    不然的话,一但失败,她们余家又要减少一个炼气境九层的战力。

    对于人丁本就不兴旺的余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了。

    “这个嘛……”

    夏长歌还真的有点为难了。

    见到夏长歌似乎是有意抬价,余珂晴心中暗骂夏长歌是一个奸商。

    但这个时候余珂晴不得不选择委曲求全:“道兄,你也知道我们从哪里得到了不少的中品灵石,我们愿意拿出一千块中品灵石,只希望道兄能帮忙购买一颗筑基丹!恳求道兄帮忙!”

    一千块中品灵石,那就是十几万块的下品灵石。

    绝对是能购买一颗筑基丹了。

    “你们余家之前不是出售了一颗筑基丹么?没有存货吗?”

    看到如此着急的余珂晴,夏长歌很是不理解。

    之前的拍卖会上,那一颗筑基丹好像是余家的吧?

    仅存一颗筑基丹不自己留下来?

    余珂晴苦笑道:“我们余家初来乍到,不献上诚意如何在这里立足?那一颗筑基丹也是被郡主府拿走了不说,我们余家的结丹心法也是先上交给了郡主,才得以在这里落户啊!”

    ps:日万第七天。

    求订阅,求月票!

    错字在本章说中指出,谢谢大佬们!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