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8章 和女儿的三年之约(加更求订阅)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第118章和女儿的三年之约(加更求订阅)

    夏长歌轻微点头:“我还记得,我们进去的时候应该有不少的炼气境九层修士借用那个机会冲刺筑基境吧?”

    当时门打开后,就有一股灵气潮汐喷涌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程度都已经是在二阶灵植的小空间内差不多。

    但量却是百倍!

    乌磊肯定回答:“是的,不过那些人都失败了,筑基境没那么简单,夏大师未来冲刺的话还是准备一颗筑基丹安稳一些,这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说着说着,乌磊又开始把夏长歌当成丹神一般吹捧了。

    让夏长歌都已经无力反驳了。

    他冲刺筑基境的话,现在还不确定要不要服用筑基丹。

    现在他出于攒钱阶段。

    肯定得一颗到手里来备用的。

    反正筑基丹就算是买到了手,也不会贬值什么的。

    用不上的话直接卖掉就行了。

    “在琉璃湖附近是灵气……要比我们这里好太多,比云安仙城的都要浓郁,对炼气境高阶修士有巨大的帮助,甚至于筑基境修士都能勉强修行,如今那几个筑基境家族已经在郡主大公子的带领下,在琉璃湖旁边修建一座大城,一座围绕覆盖那行宫出口的大城,而且一起下达的命令就是,不参与清剿琉璃湖的筑基境家族,没有资格在里面发展,这让我的爷爷他们比较为难啊。”

    乌磊的脸上万分纠结。

    若是把家族转移到那边的话,门内炼气境修士数量肯定会大涨。

    而且筑基境修士也不需要在家中排序修炼了。

    好在他们乌家最近收获不错,所以说还没有下定决心。

    感情是因为这个原因。

    夏长歌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道:“如此说来,那云安城未来说不定就要被他们舍弃了?”

    毕竟去开发另外一个更好的地方。

    真要开发出来了,肯定是呆在那边最好。

    如同迁都一般。

    乌磊轻轻颔首:“有这个可能,云安郡说不定最后都会变成……琉璃郡。”

    “哎,不想了,反正萧家不会去,我去了也没没什么意义,现在还是提升一下炼丹术,让自己多会几种疗伤丹药的炼制,说不定到时候还会大赚一笔。”

    夏长歌最终主动打断了这个话题,聊着没什么意思。

    乌家最后怎么选择夏长歌也没什么发言权。

    “也对,这种情况,合该夏大师你发财啊。”

    乌磊又开始羡慕起来了。

    这炼丹师真的是什么时候都能发财。

    “夏大师,你说,伱跟萧大小姐之间,可有什么欢喜?”

    男人之间算得上是越聊越上头。

    最后这乌磊,聊着聊着都到了萧家女子身上。

    这种隐秘的事情,夏长歌不会打胡乱说。

    “道兄,萧大小姐何等目光,怎么可能看上我这样的糟老头子?”

    是的,夏长歌绝对不可能乱传这件事情的。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夏大师你怕什么啊。”

    乌磊似乎是显得非常着急。

    夏长歌心想,莫非这乌磊是萧婉的追求者不成?

    以萧婉的紫色和天赋,有乌磊这样的追求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把他追求之人拿下了,而且是经常进进出出,那还得了?

    夏长歌绝对不能承认,至少在乌磊面前不能认。

    “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有也只不过是主仆关系而已。”

    夏长歌一脸坚定地摇头否认。

    乌磊显得很是古怪:“我看萧婉的孩子和夏大师你明明就有几分相似啊。”

    这让夏长歌直接汗颜,好家伙还能根据这个来判断?

    也正常,毕竟那的确是夏长歌的孩子,不像他还像谁啊?

    “道兄,莫非你对大小姐有意思?”

    夏长歌心想,不能让乌磊继续这么问下去了。

    他得反将一军。

    乌磊的脸上直接露出后怕的表情:“怎么可能啊,说来惭愧,我爹和萧芸前辈昔日一起在宗门之中修炼的时候,我爹对萧芸前辈可为一往情深,甚至于最后居然还想着入赘萧家,腿都被我爷爷打断了,不过最后你应该懂得,萧芸前辈狠狠地拒绝了他,我也知道萧家的姑娘不好泡,而且真要和萧婉在一起,怕是要被我爹和我爷爷混合双打。”

    这个解释,直接让夏长歌绷不住了。

    想不到这乌家和萧家之前的瓜葛居然是这样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更好的家庭身份去入赘之类的事情,夏长歌表示不足为奇。

    但不能去理解。

    “萧芸前辈和乌前辈在那个宗门啊?碧云阁么?”

    夏长歌好奇地询问了一下。

    乌磊摇了摇头:“不是碧云阁,是玄灵宗。”

    玄灵宗,夏长歌也有一些印象。

    不就是自己见到玉澜镯那个的凄惨筑基境修士所在的宗门么?

    萧芸居然出自这里?

    或许,说不定萧芸还认识那个凄惨的家伙?

    谈论到这里,夏长歌识趣地没有继续讨论萧婉的事情。

    现在还不是公布的时候。

    夏长歌在乌家停留了四天的时间后。

    不管乌磊再怎么挽留,夏长歌表示自己都要离开了。

    “道兄,若是乌家找到了合适的孩子,可能还要麻烦你们送到我夏家来了,你放心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的徒弟水水会照顾好他们的。”

    走之前,夏长歌再关怀了一下乌家要找几个孩子来给自己当免费劳动……

    哦不,找几个孩子来给自己当徒弟,打下手的事情。

    因为他是一个人孤身前来,能把自己的儿子带回去就已经不错了。

    在带几个孩子回去夏长歌表示做不到。

    “嗯,夏大师放心吧,不过夏大师这段时间可有什么事情要做?”

    乌磊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说才没有直接把自己已经准备好的目标带来给夏长歌看。

    听夏长歌的话,他似乎是这段时间会不在家中的意思。

    乌磊好奇地多问一句。

    夏长歌考虑片刻,最终稍微泄露了那么一点点隐秘:“我的一个女儿拜入了碧云阁门下,几年没见了,我要去碧云阁看看她,顺便买点我需要的东西。”

    这么一解释,乌磊也想起自己似乎听到萧芸提及过这件事情。

    只是当时没有太在意罢了。

    现在看来,这夏家当真未来可期啊。

    “也对,是应该去看看。”

    乌磊配合着夏长歌回答,然后目送夏长歌离开。

    ……

    “情况怎么样?”

    回去的路上,夏长歌问了一下自己儿子这几天的感受。

    “嗯,很好玩。”

    夏云起还不到九岁,也是迷迷糊糊的。

    只知道跟乌珠在一起很好玩。

    开心就完事。

    现在的他自然是不了解什么才是最好玩。

    现在也不是教导自己儿子这些内容的时候。

    等他岁数到了后,给他两本相关的书看看,然后带着他和自己去青楼什么的地方逛一逛,就应该能学到自己这个当老子的风流倜傥了。

    带着自己的儿子到外面耍了好几天后,夏长歌把他丢到了家里,让他抓紧完成最近几天的任务。

    让谭琪儿确定自己没有让她的儿子有什么损伤后。

    夏长歌拿出三百四十颗聚气丹。

    其中四十颗给谭琪儿的。

    不只是给谭琪儿一个人用,只是让她来进行分配而已。

    夏长歌也不担心谭琪儿会徇私什么的。

    毕竟自己在家,轻轻松松一问就出来了。

    谭琪儿不会蠢到在这点小事上犯糊涂。

    夏长歌给谭琪儿的另外三百颗聚气丹也是有安排的。

    叮嘱谭琪儿把这些丹药拿去交给萧婉。

    这是夏长歌给萧婉招揽门客所需要之物。

    至此,夏长歌和安若水这一个月的努力也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夏长歌不打算再去跟萧婉说一声他要走了,没那个必要。

    怎么去碧云阁,夏长歌也只能够徒步了。

    萧婉的那一只红顶羽鹤虽然说可以充当坐骑,但不好控制不说。

    一个炼气境九层的小修士坐着坐骑去。

    夏长歌感觉不太好,还是自己一个人御剑而去吧。

    虽然说多花了一点时间。

    夏长歌的离开,在家中也只是和嫂嫂说一声。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嫂嫂的亲生女儿。

    或许是因为夏长歌提前和张苗艺说了自己要去找夏依椒。

    这段时间张苗艺还真的给自己的女儿准备了一个小礼物。

    她只是一个凡人,也只能够准备一些普通的东西。

    其实张苗艺都拿不出手的,因为她感觉自己就算是拿出来了,会不会被自己的女儿当成没用的废品丢掉啊?

    心中虽然说忐忑,但都已经准备好了,张苗艺还是把自己制作的平安锦囊个夏长歌。

    “叔叔,你自己看着情况给吧,给之前先问问依椒,如果依椒需要的话你就拿出来,她若是显得不在意的话,还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张苗艺把这锦囊给夏长歌之时,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松手,而是先说了一下自己的小要求。

    夏长歌清楚张苗艺心中在担忧什么,直接把她的手都握住了,安慰道:“放心吧嫂嫂,依椒一定需要的,如何不要,如同她没有挂念你这个娘亲,我会收拾她的。”

    其实,夏长歌心中都还有这样的担心。

    只不过因为他是一家之主,还是得装出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

    张苗艺有些小慌乱地摆手,有些害怕:“不了不了,叔叔还是不要那样了,免得让依椒更加不开心。”

    对此夏长歌也就不在说什么,把张苗艺哄回去就走出华郢镇。

    来到了农场,夏长歌也跟自己的徒儿吩咐了一下:“水水,过段时间乌家可能要送几个孩子过来给你的师尊打下手,你就替我师尊关照一二,你师尊我外出有重要的事情去解决,放心吧,这一次你师尊我回来是会给你准备礼物的。”

    夏长歌清楚就算是自己不这么吩咐,安若水也会随机应变,在乌家把人带来后老老实实地收下。

    但先提醒一下的结果自然是完全不一样,能让安若水觉得自己是把她这个人放在眼中放在心里的。

    “我知道了师尊,你就放心吧。”

    对于夏长歌和他女儿的三年之约,安若水不是外人,也了解。

    知道自己的师尊这一次出行是为了什么。

    心中也在为自己的师尊……算是祈祷吧。

    至于夏长歌收弟子这件事情,安若水也已经熟悉得很。

    应该是和自己招收的那几个学徒一样,给他们打杂罢了。

    收了就收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好你师尊我的产业,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反正是要拿你是问的。”

    又是赏给了自己徒弟一个摸头杀。

    夏长歌选择离开的时候也是已经到了晚上。

    出门什么的,夏长歌都是要看黄历的。

    越少人知道越好,夏长歌现在再怎么说也是有几个敌人的。

    这一次,算得上是夏长歌出门最长的时间了。

    只是前往碧云阁,夏长歌都得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

    好在夏长歌之前被人带着在这一条路线上走了一个来回。

    大致的印象,一些很有标志性的地方,再结合地图,夏长歌终究还是有惊无险地到了碧云阁的区域附近。

    这就花费了他四十天的时间!

    让夏长歌感慨,自己的修为还是太弱了。

    如果自己到了筑基境,亦或者有一头坐骑就会轻松得多的同时,还能节约大量时间。

    “也不知道我直接拿这一枚令牌去找姜柔伊的话,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夏长歌来到碧云阁山峰外围的修士聚集闹市里。

    先找了一个客栈住下。

    拿出之前姜柔伊给他的那一枚令牌,开始思索。

    这令牌,夏长歌自然是格外珍惜地保存着。

    但用这个令牌来直接联络自己的女儿,怕是有失妥当,太过高调了一些。

    略微考虑后,夏长歌来到碧云阁山峰下面的一个通讯阁楼。

    大宗门的设施还是很完善的。

    为了让自己门内弟子和家人之间可以联络的同时,不会给宗门秩序带来什么困扰。

    碧云阁也就专门设立了一个传讯部门。

    这里每时每刻都有碧云阁的弟子驻守。

    若是有什么人想要探亲自己在宗门内的亲人,找他们帮忙传信就行了。

    还是免费的!

    这个信息也是后来夏长歌从柳念薇口中了解到的。

    他之前也算是误会了姜柔伊?

    或许在姜柔伊看来,自己能用这个部门联络到夏依椒?

    “这位道友,不知道可否帮我联络一下……青羽峰的夏依椒?”

    来到传音阁后,夏长歌找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和善的炼气境弟子,低生开口。

    那一名弟子脸色微微变换,道:“不知道道友你是……”

    夏依椒虽然说加入碧云阁不过两年多的时间,但在碧云阁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

    碧云阁绝大多数的弟子都还是了解到宗门里突然多出的这一位天之骄女。

    今日居然有人来找夏依椒,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咳咳,我是她的父亲。”

    夏长歌不太习惯被人这么注视的感觉。

    尤其是在这样的大地方。

    没办法,夏长歌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小了。

    如果他现在是筑基境修为的哈,也不至于这般没有底气。

    “原来如此,前辈你稍等片刻,我这就给你查一查。”

    得知夏长歌居然是夏依椒的父亲,这一名弟子顿时变了脸色,对夏长歌充满了尊敬。

    毕竟,他不认为有人敢拿这种事情来看玩笑!

    他乱连忙开始在墙壁柜台上进行翻找起来。

    其他的服务弟子也纷纷注视着夏长歌,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一名弟子在青羽峰那一栏很快就找到了属于夏依椒的那一个信息柜,然后面露遗憾,为难道:“不好意思前辈,夏师姐现在被姜长老带着外出,如今……不在宗门内,上面记载,可能要好几年才能回来,前辈你看……要留一封书信,还是……”

    这个结果,让夏长歌很是意外。

    他想不到自己……第一次落空了?

    夏长歌不得不承认,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他心中多出一阵空荡荡的感觉。

    而且还有一种……恐惧。

    似乎是担心自己重要的东西会离自己而去。

    而且是……被她人掠夺走那般?

    “拜了师之后,依椒对姜柔伊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还是太嫩了,想要拿捏她太简单……”

    夏长歌心中感慨。

    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老师,或多或少都是带着一丝敬畏的。

    更何况还是姜柔伊这种狠角色级别的师尊。

    如果自己这个当爹的在她身边的话,情况或许会好点。

    但……他不在啊!

    夏长歌一声叹气,心中感慨自己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那……青羽峰的柳念薇可在宗门内?”

    夏长歌来碧云阁的大部分想法在这一刻都落空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夏长歌想起来柳念薇那个女子。

    想起她之前对自己的招呼,让自己到了碧云阁后可以想找她。

    夏长歌虽然说知道自己和柳念薇的关系没有多深,自己这个时候找她或许会让她感到麻烦。

    但……

    “或许,她知道我女儿更多的事情,我也只是想问问她罢了……”

    随着这样的理由安慰了自己,夏长歌还是向这一个碧云阁弟子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申请要求。

    因为夏长歌的身份非同小可,这一位碧云阁弟子压根不敢怠慢,连忙开始寻找。

    “哦,前辈,柳念薇师姐现如今还在宗门呢,你确定要联络她吗?”

    他也清楚柳念薇和夏依椒是同门师姐妹关系,都是姜柔伊长老的亲传弟子。

    夏长歌会找柳念薇……也不奇怪。

    他之所以问也只是习惯性地确定一番。

    夏长歌点头肯定,客气道:“是的,麻烦小友你去帮我向柳念薇仙子传一句话,就说是昔日她送回去的那个——长者来找她,看看她有没有时间来一见。”

    那一位弟子微笑回应,把信息内容都收好后,把夏长歌带到一旁的休息室。

    “前辈且在这里稍等片刻,大概小半刻钟内就有确切消息。”

    今天的加更,又是日一万五的一天……

    要求不够,订阅就满足了,有月票更满足!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net=天晴书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