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78章 坐章拥群美【完】  随身海场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楚飞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猎物,敖天狼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杀死楚飞,砍掉他的头颅,来祭拜亡兄敖天河。

    其实说实话,敖天河的事情,真的跟楚飞没有半点关系,是敖天河他自己不自量力死于非命,与人无尤,这些个浅显的道理,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没有办法知道。

    “来吧,敖天狼,少废话,你不是想要为你的亡兄敖天河报仇吗?来吧,我不怕你的!”楚飞冷冷一笑。

    说的敖天河一愣一愣的,“你说什么?我的亡兄敖天河?”

    没有想到,楚飞竟然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楚飞他是更要死了。

    眉头深深一皱的常风子万分诧异道,“什么?亡兄??敖天河是敖天狼大老大的……”

    其他几个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阴煞帮的兄弟们纷纷摇头,“怎么可能,我们敖天狼大佬大怎么可能是敖铭的儿子。”

    “难道我们大老大是孽种吗?”不知道谁说了一声。

    听到“孽种”二字,敖天狼怒火中烧,说这个令敖天狼痛苦且狂怒的字眼的人,正是距离他的身后三米之内的断臂的粗壮大汉子,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敖天狼毫无客气用手直接捏碎他的喉咙咕咚一声,死掉了。

    再距离死掉壮汉二十厘米远的金发小混混满脸惊愕道,“想不到外面传闻,敖天狼大佬大的真正身份是敖铭的私生子,这件事情果然是真的,我……我……啊!”

    说着说着,金发小混混以后再也不能说话了,敖天河直接取过那条大砍刀的刀柄,用哪个刀柄直接捅入金发小混混的嘴里,刀柄没入口腔,破颈部而出,还能砍刀那带着毛细血管的刀柄残留其外,看起来非常之恐怖。

    “大老大您疯了,那是我们的兄弟,你怎么可以……”常疯子眸珠发直,从来没有看到敖天狼大佬大惊人会这么残暴,杀掉一个一个自己的兄弟,对方是敌人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兄弟也杀,这就有点儿……

    不管是常风子这么想,就连是其他半死不活的兄弟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楚飞看他们阴煞帮的帮众们,颇有几分狗咬狗的局势,楚飞挺喜欢看的,可惜的是,在常风子的提醒下,敖天狼貌似又恢复了正常,目光内敛无比得如同聚光灯一样笼罩在楚飞略显疲惫的脸上。

    可楚飞在此时此刻断然不会有丝丝的倦怠,因为楚飞知道,眼前的阴煞帮首领敖天狼大绝非池中之物,能够令苍兰市黑白两道闻之丧胆的人,肯定不是善类,如果说不是善类,但至少不是善男信女吧。

    “废话少说!”敖天狼大佬大可不管常风子怎么说,自己可是阴煞帮的第一把交椅,你常风子算什么,阴煞帮的第二把交椅,给个好听的叫阴煞帮的二老大。

    在敖天狼疯狂的权力占有欲之中,常风子对于自己来说,无异于一只高等级别的狗而已,狗永远是狗,永远也别想跟主人平时平座。

    这些极为私密的隐藏在敖天狼内心深处最为**的秘密,楚飞想,如果常风子兄弟知道敖天狼其实一直以来是这么看待自己的,那么常风子以后会作何感想?

    还会不知觉为常风子卖命吗?

    答案是……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可楚飞的读心术可是过家家的游戏,他早已读穿敖天狼的心中所想,只是他没有说出口。

    其实想要让敖天狼心中的**想法叫常风子知道,其实很简单,只要楚飞假以时曰,淬黑随身海场空间系统的等级提升到一定层次,让人的心理活动以自己为媒介转嫁到另外一个人的心理层面上去,然后根本不知道原来是自己作为一只幕后黑手,那样的话,自己在未来岂不是很受欢迎?

    楚飞想着想着,这其实就不是一件好事呢。

    楚飞一直相当警觉得留意着敖天狼的一举一动,眼看敖天狼手里的那柄超级大砍刀要射向自己这边。

    想得美,想击中老子,等你下辈子吧!

    阴煞帮的帮众会怕你,我楚飞才不会怕你!

    说着说着,楚飞接住了那把砍刀,在大家以为砍刀会落在楚飞身上的时候,却被楚飞接住了。

    没有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区区一个楚飞就会轻而易举得接过敖天狼大佬大手中的大砍刀,说到这点,常风子也想不到的。

    敖天狼的手势凌厉手段,怕是没有几个能够真正招架起来可以招架得住的,就比如常风子,哪怕有十来个常风子,敖天狼都可以轻轻松松叫他们就地身亡,可惜,敖天狼现在的对手是一个叫做楚飞的男人。

    楚飞,可不等同于平常人,如果敖天狼真的把楚飞等同于一般人,那么至少在观念这点上,敖天狼是错误的,而且是非常离谱的那种程度。

    “我不信,我杀不了你!”敖天狼看到自己挥舞过去的大砍刀撕裂了空气,也没能够撕裂楚飞的一根汗毛,短时间怒气沸腾,仅隔着倒地那具尸体十厘米处,敖天狼用脚尖一滑,陡然第二把砍刀通过脚的滑动,刀尖正好刺向楚飞这里。

    楚飞哪里会那么傻帽等待被刺中,半幅着上身一拱,用腹部撞击敖天狼的肘部。

    眉色一寒,敖天狼嘴巴张的大大的,恐怕到了最后一刻都无法领悟出楚飞这一招是如何做到的,就好像楚飞他天生神力那样,用人体最为脆弱的腹部撞击撞击的肘部,这是敖天狼意外之外的事情。

    在黑道地上打拼了这么多年,敖天狼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皮底里,可眼前的楚飞似乎是自己一个将要无法逾越的可怕障碍。

    “去死吧!”楚飞疾风速般得拿手扣断敖天狼的喉头!

    怎么会是这样!

    不可能!

    没有人会把我**!

    敖天狼不可置信得看着楚飞强而有力的拳头贯穿他的喉头,大血狂崩而出,很快,敖天狼根本死不瞑目得很恨瞪楚飞一眼。

    这一眼,就是敖天狼看的世间最后一眼,他,一个轰动整个滨海,整个华夏大地的黑道之王终究是死在楚飞的手里。

    ……

    三个月之后。

    楚飞赤身裸体出现在自家别墅近水楼台的露天游泳池内,一位身着白色泳衣容貌姣好的女子,她是李冰妍,而另外一位身着红色如火的泳衣,火辣辣得红唇微微抿着,她是李火妍。

    “老公,来喝一杯柠檬汁吧。”李火妍极为乖巧得端上一杯饮料,亲自喂给楚飞喝下去。

    李冰妍双手调皮得环住楚飞的手,“不,老公,别喝姐姐的,来吃我的唇膏吧,今天早上意大利新到的货色哦,用我的吧,好嘛好嘛。”

    楚飞与这两朵姐妹花的婚礼在三天之后,在现实生活之中一个男人只能允许娶一个女人的,不过姐姐李火妍甘心没有名分,所以楚飞和双胞胎其中的一个李冰妍刚刚去民政局领了一个证件。

    “小飞飞,快来吃早餐了。”贤妻良母赵雪柔系着围裙,替楚飞他们煎蛋儿,赵雪柔甘心沦为楚飞的**。

    楚飞经历了一场超脱的生死,连床技也比一般男人要厉害的多,昨晚上她和数女颠龙倒凤,竟然还有气力游了个游。

    “冰妍,火妍,咱们来个鸳鸯戏水吧!”

    盱眙之间,楚飞把两位佳人全部拉进水中,双手肆意得在俩女浑厚的**上**起来,坏坏道,“冰妍,火妍,谁叫当曰相亲的时候,你们拒绝我,现在我要你们尝尝老子的厉害!”

    “哎呀!坏老公不要啊,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呀!昨晚上你搞得我们俩个那么难受,就不要了呀,我们怕痒痒。”

    冰火妍连连求饶。

    赵雪柔闻声也加入的鸳鸯戏水的行列,她手里还牵着小女儿赵琳琳的手儿,现在的琳琳早已改名了,叫楚琳琳。

    楚飞并不反感这个可爱的小女儿,楚琳琳,嘿嘿,她这么小就水灵水灵,就是还没有完全长开了,如果有一天长大了,肯定会比冰妍火妍更加优秀的。

    养了个女孩儿真好,不知道这个女儿以后会不会也像她的妈妈一样,对自己情有独钟呢?

    楚飞起身,一把抱住了小琳琳,顺道儿拉着赵雪柔下来,一家人在露天的豪华水池之中,幸福畅快得游动……

    何其幸福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