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70章 太美妙了  随身海场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诸葛军叔叔,你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回去的!”楚飞耸耸肩膀,笑了笑,临行之前,奥尔良大叔千担心万担心自己能不能自己一个安全得回去呢,以至于奥尔良大叔干脆想要冒着巨大的危险护送楚飞回去。

    很明显,很快就被楚飞拒绝了。

    “好,那你一个人担心点儿。我以后还有任务派给你呢,你不要现在就给我出则子,要不然,我以后找谁去?”

    黝黑的眼皮子耷拉着,奥尔良大叔的眼皮子并不是黝黑的,也许在树影的颤动遮挡之下,变得黑了,当奥尔良大叔高大精猛的身体出现在乳白色的夜光之下,手里提着一颗圆形物件,奥尔良大叔特有的白皙稚嫩的皮肤由再次出现在楚飞的眼帘。

    难怪他挥这么白皙呢,原来他母亲是俄国人,中俄混血人,难怪他有着深邃的五官,更想不到他还是狼牙特种部队排行第三,名号“虬侠奥良”的兵王。

    了不得呀了不得!

    二人各自消失在此处,或许走得太过匆忙,泥土堆里露出一只白皙的手臂,手臂上还残留着尸体主人生前他绑着的黑色蝴蝶结……

    黑色蝴蝶结,也是后来给楚飞引来麻烦的可恶东西……

    ……

    午夜三点多,楚飞回到冶金学院男生公寓,一路上翻墙越栏,眉目快速得西面八方扫来扫去,除了晕黄晕黄的路灯,啥人都没有,楚飞这才运用穿墙术的异能进入508男生宿舍。

    508宿舍除了人气,就是冰冷的空气,毕竟是到秋末,晚上的空气是最冷的,一向熬得很晚做黑客文件的八戒刘子君也早早上床睡觉,就连一直以狂打飞机为嗜好的猥琐胖子石头抱着苹果4s睡大觉,苹果4s里大屏幕正在播放苍老师赤身裸体大战某男子的运动大片,甚是汹涌呐。

    可怎么就没了声了呢……

    楚飞正纳闷着呢,原来是胖子石头把耳机插在苹果4s的喇叭孔上面,所以远远地看着,只能看到屏幕上一闪一闪的运动大战。

    怎么他们这么早就睡觉了,真是太离谱了,有点难以想象。

    楚飞不想影响他们休息,进们的时候,楚飞并没有把宿舍的灯开起来,走过去,这才刚刚按下洗浴间内的小瓦数的灯光,嘀嗒一声,白惨惨刺眼的灯光亮,靠近洗浴间最顶端的那一小扇子透气窗突然发出嗤嗤的声音。

    什么声音?

    莫非是牛世凯等人的鬼魂?

    楚飞嘴角掠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就算他们全部来了,化作丧尸僵尸什么的,楚飞的心里丝毫不会有一点点的畏惧。

    因为楚飞觉得,自己所作所为,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

    钻入浴室,楚飞想都没有想就脱光身上的上衣,脱掉裤子,露出精壮的令万千男人和女人艳羡的肌肉,肌肉是那么白皙光滑,如果有一滴橄榄油滴在上面,恐怕都会滑溜滑溜得流下来。

    闻闻自己身上还残留着某股子血腥味,没有办法,是从大乌山带回来,楚飞想着,一定要把他们清洗得干干净净,这才好见人,要不然被不轨之心的人发现一丝丝的蛛丝马迹,真到了那个时候,那可不好玩了。

    不过不像是鬼魂,哪怕真有鬼魂这么一说,楚飞也不会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畏惧,明明是人……

    是寝室靠近外面的透气窗有人,人的脚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对,还不止一个呀。

    是不止一个。

    处在洗浴间一丝不挂的楚飞用手触摸着所在上的淬黑异能随身海场空间系统,浴霸冲洗身体一层黑黑厚厚的熏臭等污垢,浑然间,一股清明的气息从丹田猛猛窜入脑海中心,然后滋润着身体的四肢百骸,乃至各个重要的脏器,也如同遭受一股剧烈清洁器洗刷了那般,清凉,畅爽,这种奇异的感觉,简直是做了不知道多少的足疗按摩都弄不来的快感!

    瞬时间,楚飞眼球空明一亮,披上早已准备好的浴袍,走出508宿舍大门的时候,是面对面着两个黑色身影的两个人。

    不错,他们正是阴煞帮的两位重大成员,分别做任阴煞帮第二把和第三交椅,他们分别是邹小包和常风子。

    看到他们,楚飞平复如水一般无波纹的心境使得他的脸上连勉勉强强挤出一丝笑容的姿态都没有,兀自冷着凝着他们,“二位有何贵干?”

    语气虽然客气了点,但楚飞的气场仍然处于一种极端的高傲。

    高傲的气息令邹小包和常风子仿佛有一种相当难以驾驭的感觉。

    当然,任何人除了楚飞他自己,谁也休想会驾驭得了楚飞!

    “楚飞兄弟忘记了,我曾经说过,十天之后晚上八点在市中心五星级大酒楼天上ren间,楚飞兄弟您会接受我们阴煞帮大老大敖天狼的宴请么?怎么,难道楚飞兄弟忘记了这件事情?”

    “哦……我好像……是忘记了!”

    道出原委的常风子倒不是因为楚飞忘记了,他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激动,反而愈加谦卑了几分,“我想也是楚飞兄弟你贵人事忙,如果不嫌弃的话,现在还可以赶往天上ren间赴宴,因为我们敖天狼老大在哪里等你将近五个八个钟头了!”

    什么?

    楚飞微微惊讶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的面目表情,这么说是差不多从晚上八点左右等到现在的凌晨三点多钟头。

    够毅力呀!

    好歹敖天狼也是享誉苍兰市内的阴煞帮的首领,这黑道上晚饭可不是好吃的。

    楚飞以退为进,颔首笑道,“莫非我现在过去要亲自给你们的敖天狼老大赔礼道歉不成?”

    “哪能呀……”邹小包因为上次跟铁水祖传的龙门玉佩的事情,跟楚飞闹的很不愉快,眼下这是最好的跟楚飞化解私人恩怨的时候,如果这时候把私人恩怨夹带进去,而损失了敖天狼大老大的面子,那邹小包子恐怕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了。

    邹小包耷拉着所在,脸上看楚飞的颜色也愈加恭敬了几分,不像先前的彪悍霸道,目光之中满是客客气气的味道,如同一个家奴那般,仰望着楚飞,楚飞对于他们来说,是主人那般。

    当邹小包那十足无比的谦卑目光落在楚飞的脸上的时候,却换来楚飞浑然不顾置若罔闻的高傲姿态,这不仅让邹小包的心中陡然生出几分强烈的不爽,但毕竟是敖天狼大老大的上宾,邹小包只能忍着。

    常风子见楚飞一点儿也不受用邹小包的殷勤,转而继续嬉笑着说道,“其实敖天狼大老大这次也是刚刚从江陵市办事回来,一回到苍兰就在苍兰市中心的五星级大酒店天上ren间等你了,难道楚飞你忘记了与我们敖天狼大老大的十曰之约了吗?”

    楚飞给了常风子一记稍感不悦的表情。

    “楚飞兄弟,我记得没有错,我曾经是跟你说过这句话的。”常风子继续补充道。

    你他娘的你算什么东西,你跟我说过的,老子就一定要照做?

    楚飞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是这样说,“这样的话,你们老大岂不是等我很久了?”

    “是的,很久了……”邹小包这才找机会搭上帮腔,他可是好不容易抓住楚飞这句话,如果没有把楚飞伺候得舒舒服服,恐怕真到了天上ren间,要是楚飞到时候狠狠得在敖天狼大老大面前告自己一状,那可不是好玩的。

    tmd的真吵,简直跟蚊子差不多,楚飞连看都没有去看邹小包,眼睛倒是完全凝聚在常风子的脸上,“好,我们走吧,不过这么晚了,天上ren间早就关门了吧。”

    “不会的。这点楚飞兄弟您就不担心了。”常风子摆摆手,脸上满是洋溢着春天般的笑容,“我们敖天狼大老大跟天上ren间的老东主还是有几分交情,再者,天上ren间今天到明天的一整天,都被大老大包上了,不单单是楚飞兄弟你,我们其他堂口的兄弟也都来了。”

    眉头一皱,楚飞不假思索得问道,“哦,那是为什么?”

    点头哈腰一笑,邹小包飙起演技来,几乎可以上tvb上演大太监李莲英了,“我们敖天狼大老大去江陵办事好些曰子,这些曰子以来他一直挂念兄弟们,今天一回来,特别带兄弟们打牙祭,今天是好不容易会吃上一顿好的了,可就是为了等你……”

    邹小包颇有抱怨得凝了楚飞一眼,心里盘算着,要不是楚飞你这条死癞皮狗在一旁碍手碍脚,我们敖天狼大老大早就带领我们众位兄弟们吃上了。

    “小包子不得放肆!楚飞兄弟是我们大老大的上宾,你回去要等死吗?”常风子用拳头非常不爽得顶了邹小包,叫他臭小子乱说话!

    邹小包貌似被一顶了一下,但常风子拳头的力道非常雄厚,搞的邹小包颇有几分欲仙欲死的感觉。

    邹小包再怎么蛮横也不敢得罪敖天狼大老大的,立马耷拉着所在,慢慢的狗脸充斥着令楚飞厌恶的愧疚,“对不起楚飞老大!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拜托拜托!

    “谁是你的老大?”楚飞厉声道,心思着你他娘的脑袋是不是有坑呀,既然这么跟我说话,当你大老大,还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麽?

    楚飞越过他们俩人的身子,面色无比淡然道,“常风子兄弟,你前面带路吧!”

    楚飞用手拽着常风子的所在,他们两个人看上去比亲兄弟还要亲昵呢,一个人被狠狠甩到背后的邹小包非常不爽,这是哪门子的事情,想想我邹小包曾何时遭受如此不被重视的待遇?

    凭什么啊?

    他常风子又是什么人,楚飞凭什么这么对待他呢,想了想,愈加不爽了,不过这些…都被邹小包一个人狠狠吞到肚子里去,他可不希望到了天上ren间,还要受到敖天狼大老大的审讯,那可不好玩。

    天上ren间大酒店位于苍兰市的中心,极致奢华,凌晨三点多,夜生活快要结束却完全没有结束的样子,天上ren间大酒店比邻的新德里拉卡拉ok里面传来莺莺燕燕醉生梦死的人间仙乐。

    衣着姓感且暴露的香香公主们烈焰红唇的风搔的笑态引诱了不少偶遇的夜路人,这些香香公主们大多是新德里拉卡拉ok的陪唱陪酒公主们。

    实际上,这家的香香公主们没少做一些皮肉的勾当,活灵活现的“红灯区”,由于促进了苍兰市中心的经济繁荣和各地的文化交融,香香公主肯定少不了起着枢纽的作用。

    楚飞站在天上ren间大酒店的正对面,比邻的新德里拉大酒店的倚门而立的打扮的妖娆极致仪态万千的烈焰红唇的香香公主们时不时朝楚飞抛递几个迷死人的媚眼,可楚飞依然是一副大义凛然的君子之态。

    这点,楚飞确实不是装的,他是故意的!

    因为楚飞知道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阴煞帮大佬大敖天狼在这里,他或多或少会考验自己把,也许那些个香香公主也是他故意这么安排,凭借敖天狼在苍兰黑道地皮上只手遮天的份子上,要做到这些恐怕是太容易了吧。

    不容楚飞多想,后面的常风子开始催了,“楚飞兄弟,还是进去吧,敖天狼大佬大该等急了。”

    “是呀是呀。”邹小包的嘴巴子都笑歪掉了。

    反倒楚飞鸟都不鸟他一下,由他自吹自擂,楚飞向来不喜欢有人永远像跟屁虫一样,不知所谓。

    步入天上ren间大酒店,前台的灯光只打开了一半的数量,配上高贵装潢着的超级大的水晶吊灯,唯美为唯幻的气氛很大程度的被烘托开开,那些服务员们,不管是帅哥服务员,还是美女服务员们,皆然冲楚飞微微一笑。

    说实话,对他们而言,楚飞是这里的嘉宾,而且是至高无上的那种,想当然的,楚飞也接受了这种貌似是上流社会人才该享受的一切礼遇。

    被人尊敬的感觉实在是在太美妙了!

    楚飞发誓,一定要拿下黑白两道,让自己成为两道帝皇!

    “楚飞兄弟,天上ren间蓬莱阁包厢在八楼,我护送你上去吧。”来了几个身着黑色西装黑眼镜的魁梧男,他们走到楚飞的面前,以一种公式化的口吻对楚飞说。

    楚飞若不回头看,铁定以为是常风子在开口说话,实际上却不是。

    原来是另外的几个貌似保镖的家伙,不过保镖充其量也是这样的装备了。

    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天上ren间蓬莱阁八楼位于天上ren间大酒店的顶层,属于总统套房级别的包厢,听说很大,听说起步价在数来万几块的。

    一般平民肯定是消费不起。

    在那几个保镖的带领下,常风子和楚飞乘坐电梯到了八楼,邹小包依然像跟屁虫死的尾随而至。

    然后楚飞刚刚抵达一个房门前,标牌上写着“蓬莱阁”这三个字,楷书隽永而又劲丰,如果楚飞没有估错的话,这应该是现代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后人王一黔大师的手笔。

    也就是这个时候,楚飞听到蓬莱阁包厢内传来一个暴雨惊雷的少年声音,“你说说,你自己错在哪里了?”

    “对不……起……对不起大老大,我……我……我下次不敢了……”

    ……

    楚飞听这架势,就知道这不是大老大敖天狼在教训他的小弟么?

    楚飞听着听着,没有想到还真的好像是一个不满十八周岁的小处男在教训一个年龄在三十岁以上的老大叔。

    心想着,这世界要翻天了不是吗?

    那三十多岁的老大叔嘴里不停地说着一番又一番的求饶的话,着实令楚飞忍俊不禁,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别让蓬莱阁里面的那个人小看就行了。

    常风子开了一个头,冲楚飞笑笑,旋即走进去大概是通报一番,等常风子出来的时候,春风如面对楚飞说,“楚飞兄弟,你可以进去了。”

    “好。”楚飞笑了一下,正准备进去呢,总统套房的蓬莱阁正门大开,中央摆放着一张紫色尽显奢华之气的榻榻米,而那位年轻稚嫩的少年握在榻榻米上,三三个素颜的美女学生装扮的女生站在他的身后,或者屈膝在地,或者侧着身子,无不在为他服务着。

    年轻少年闭着眼睛,他仿佛就是一尊佛那般,拈花一个世界,笑看红尘,似乎一切的一切对他没有那么重要,乃至于说这个世界不存在那般,楚飞说实话做不到少年心中持有的那股傲气。

    那股傲气正本清源的令楚飞都有些咂舌。

    “天狼大老大,人,带到。”常风子毕恭毕敬得像一只小犬那般用手承托着腮帮子,在少年耳边说了几句。

    楚飞耳朵听觉非常之灵敏,也猜透了常风子要说的是什么。

    “嗯。”

    敖天狼只是挥挥手,脸上满是从容舒适的表情,任何人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哪怕是楚飞,可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他总感觉有一个人的存在感非常之强,这个人不得不让自己产生重视的**!

    猛然,敖天狼睁开眼睛,他剑眉星目,和敖天河、敖天河俩兄弟,甚至是敖铭,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楚飞不禁感叹造物者之神奇,这个敖天狼岂不是敖天河的缩小版,只是年龄小了点而已,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没有满十八岁的样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