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1我4章 我想拜你为师  超能转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就连江薇,这时候脸上也是挂不住,心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即便觉得好,也不能用这样不堪的话来评估一副画作呀,这,这分明是在糟蹋艺术嘛!

    那金熙美是听得懂中国话的,见蒋峰将画上的女人与她作比较,脸上顿时显出羞怒之色,一向好脾气的她,这时候也无法忍受,瞪了蒋峰一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蒋峰直接走过来,两眼盯着金熙美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你不觉得你很漂亮,你很丰满……”

    一边说,一边用目光上下打量眼前的金熙美,丰胸翘臀,圆润的身线,陈年旧玉一般的肤色,散发出一种别样的味道,还真别说,韩国女人,别有一番风味。

    “你,你这人真是恶心……”金熙美又狠狠地瞪了蒋峰一眼。转脸对江薇道:“赶紧让你这位朋友走,否则我可是要翻脸了……”

    江薇这时候尴尬得无以附加,蒋峰刚才的一番表现,大大地出乎她的意料,简直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只不过,这所谓的惊人,是“侮辱艺术”“耍流氓”的行来,实实地把这裙艺人,给惊住了,恶心住了。

    只是,她也没办法,她现在一点也不敢得罪蒋峰,一句强硬的话都不敢对蒋峰说,一边是不敢开罪的人,一边又是自已的好朋友,江薇这时候感到非常地为难。

    “啧啧!金熙美,我觉得吧!”蒋峰一边用眼光抚摸金熙美的身体,一边肆无忌惮毫无顾及地道:“你的身材,你的气质,比画上的那位少妇,还要美上几分,你怎么没把你自已画到上面去呢……”

    不等对方发飙,蒋峰接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请我帮忙呀,区区不才,画个人体素描,也是可以的……”

    听了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人,简直是太放肆了,太无礼了,太不知所谓了,明明就是一个暴发户的形像,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已会画画?!

    轻蔑,厌恶,玩味,戏虐……

    众人看向蒋峰的目光,复杂之极。

    “蒋峰,你,你就别出相了,你,你哪里会画画……”终于,江薇忍不住了,开口劝道。

    “江薇,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画画,我有告诉过你我不会画画吗?”蒋峰面对江薇时,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语气。

    江薇一阵无语。

    她无话可说,因为,蒋峰会不会画画,她的确是不知道。刚才的话,只是她的猜测。

    蒋峰目光一扫在场所有的人,开口教训道:“真没想到你们这些人,搞艺术的人,竟然这样的武断,你们画画,搞艺术,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供你们赚取名利的吗,不是吧,你们创作作品,不就是要带给人们艺术的享受吗,你们自视清高,孤傲自许,其实呢,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呢,就,就这……”

    蒋峰返身,指了指墙壁上的画:“就这水平,也敢挂在墙壁上,还不给粗俗的人看,我说句不好听的,这样水平的画作,就是给我拿去铺地,我都嫌拙劣……”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对蒋峰横眉冷对,有的禁不住低声咒骂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人就是一吃饱了撑的跑来恶心他们这裙艺术人的一富二代。

    “蒋峰,有点过分了!”江薇也显出一脸薄怒。

    “江薇,我也不想这样……”蒋峰摊手道:“我这样就是个小心眼,别人侮辱我的人格,我就要当面打他的脸,刚刚我看画的时候,就有人骂我低俗,打击我的尊严,现在,我要把我的尊严,找回来,江薇,如果还当我是朋友,现在就帮我找画笔和宣纸,我要用我的画作,抽他们的脸……“”

    “蒋峰,这,这……”见蒋峰不是说着玩,而是要动真格的了,江薇也不敢拂他的意思,不过这里可不是她的地方,她说了不算的。

    “有人愿意出丑,那又何必拦着呢,给他画笔,让他画……”金熙美盛怒道:“大家也都见见证一下,傻b是怎样练成的!”

    说罢,她朝画展中心的两个服务人员招招手:“老赵,准备一张桌子和作画用的工具!”

    那被称作老赵的一个五十岁的工作人员,应了一声,立即去准备了。

    须臾工夫,一张画桌,被搬了过来,上面有画笔,作画用的颜料,宣纸……

    金熙美抱臂冷笑道:“蒋先生,请吧!”

    所有在场的人,这时候也都用一种玩味的目光,盯着蒋峰。

    蒋峰的作画造诣,来自郑板桥,画风景是一流的存在,人体素描他是弱项,不过,刚才观赏了那副人物画作,他有所明悟,何况,画画的功底,在那摆着呢,他现在想的是,要不要藏拙,因为画作一成,就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想了一下,他最终决定,不藏拙,拿出他全部的水平去画,不过,画的对像,却要改一改,不画金熙美,画江薇,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江薇可是他预定的女人,虽然他现在还没的接下系统的第三个任务,不过,迟早有一天,他会接下,然后拿下江薇,得到那不菲的转化点,既然是他预定的女人,那么,蒋峰便毫不对她吝啬笔墨,要将江薇的风姿,完全展现在画中,还有,这画画成后,他要把这画送给江薇。、

    想到这里,蒋峰一步跨到江薇身边,把她拉到画桌前。道:“江薇,让我画画你。”

    江薇有些意外,有些惊慌,不过,她没有拒绝,因为,这里所有的人,都在针对蒋峰,包括金熙美,如果蒋峰画他们任何一个,他们一定不配合,她江薇,可不能拆蒋峰的台。带着这样的信念,她面向画桌站好。蒋峰然饶过画桌。站到了画桌前。

    于是,在所有人等着看笑话的目光中,蒋峰抽出一张宣纸,提起画笔,深吸一口气,顿时蒋峰气质大变,哪里还是刚才的那个富二代,一股巨匠的风采,挥洒开来,如陈年佳酿般,让人迷醉。

    然后……

    蒋峰抬起目光,盯向画桌对面的江薇。

    ,再说江薇,她作为蒋峰的模特正面对着蒋峰,给了蒋峰一个柔和温婉的微笑。而她整个人沐浴在蒋峰那种专业的气息笼罩之下,芳心竟然喜不自胜,怦怦直跳。全身间歇姓的感觉到触电的酥麻快感!反观蒋峰,自从进入了作画的状态,他确实也就是心无旁鹜了。虽然这时候有着几十个人在用玩味的目光的盯着他。但是,他此刻犹如郑板桥附身精气神完全的锁定在手中画笔,以及画纸上。每一笔,每一划,都恰到好处精彩纷呈!

    蒋峰首先是勾勒出江薇的五官和身形,然后用刻画人物肖像的手法慢慢的润色,描绘。很快的,江薇便如同活生生的走进了蒋峰的画中!画纸上,江薇的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含蓄蕴藉,色调淡雅清丽,融入了江南水乡女子般的温婉娴静,以及一些当今社会的时尚元素。说起来用江薇作为模特入画那是非常巧合,也是非常适合的人!要知道,郑板桥的笔法,终究是属于古风。也曾临摹过仕女图,古代的女子无不是温柔端庄,内敛娴静。恰好,江薇本就属于这种姓格的女孩!一个典型的文静,柔情似水般的女子,有着古代女子一般的保守苒典雅!这样的话,蒋峰画起来,就能够很轻易的抓住江薇的姓格和神韵!20分钟之后,“……,终于,一幅人物肖像画,算是完成!蒋峰将画笔搁置在一旁,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筋骨,然后很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刚才作画的时候,蒋峰仿佛走进入了一种入定的状态,不但对外物没有丝毫的挂碍,对于自己本身的画,以及模特江薇,都属于一种玄妙的无视状态。现在作品完成,蒋峰才从这种境界中脱身出来,反而审视起画来。画面上,一个活脱脱的江薇就在其中。她干净整齐的短发,明媚的眼睛里有脉脉含情的光芒,嘴角翘起温婉柔和,小家碧玉的笑容。巧笑倩兮,顾盼生姿!这画,也仿佛是活的。就好像,画里面的江薇,随时都有可能走出来一般!“ok,还算是正常发挥了水平。”蒋峰心中一阵轻松,然后对江薇打了一下响指,笑道,“好了,江薇,你在那边站了半天,也蛮累的,辛苦你了。我画好了,你自己过来看看。”江薇犹豫了一下,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非常迟疑非常忐忑过来。当她的目光扫向那幅画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被震慑住了!是的,震慑!这幅画,仿佛是立体的!而且,就好像是一面镜子!江薇,辛苦你了。我画好了,你自己过来看看。”江薇犹豫了一下,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非常迟疑非常忐忑过来。当她的目光扫向那幅画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被震慑住了!是的,震慑!这幅画,仿佛是立体的!而且,就好像是一面镜子!江薇从画卷中,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活生生的自己!江薇好歹也是学过几年画的,她也看过许多名家的画册,但是她可以发誓,蒋峰的这幅作品,堪称鬼斧神工!旷世极品!她自己,被画活了!“蒋……,…蒋峰……,…”江薇此刻的目光中,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又是巨大的佩服,崇拜!当然,崇拜是指对蒋峰的画技而菩。而激动兴奋则是,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给自己画了一幅肖像,其实,这个也是非常浪漫漫的事情。“画好了?”那金熙美直接走了起来,连同所有的人,一起朝蒋峰的画作走了过来。和江薇反应一模一样,这些所谓的艺术圈子的人,一看到蒋峰的作品,全部惊呆了!双目不见丝毫转动!犹如泥塑木雕一般,愣怔在原地!这种僵硬的局面,足足维持了3分钟才被一个头发托到腰间的一个大胡子男人的一声嘶吼打碎…“……天啊!这是郑板桥大师的风格啊!形似,神似!一幅肖像图,简直就是画活了!这线条,这轮廓,这神韵…………天啊!我李清苦有一生以郑板桥大师为学习范本,碌碌无为几十年,终究只是做到了形似,但是现在…………天才啊!我又生之年”能够遇到这样一个天才,真是“真是不枉此生了!”这时候,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用一个放大镜,对着那幅画的每一根线条,每一丝着墨。一边观赏”一边啧啧发声。“好,精妙”精彩绝伦!”“嗯!这幅画,蒋先生能否割爱给我?”老人激动得胡子都乍了起来“蒋先生,这幅人物肖像画,我愿意用30万求购!这是鉴证我国一代天才画师崛起的象征!”这个画了一辈子画的老人,要用30万求购这幅画,收藏起来,曰后,随着蒋峰的名声鸠起,这幅画作为蒋峰的早期作品”价值绝对会水涨船高的!“呃……“……老墨”这幅画我喜爱的很,你就别跟我争了!我出40万!”那个长头发胡子拉杂的男人马加价道,“我代表江城文化宣传部,出资40万”收购这幅作品,珍藏于江城博物馆中!”还有一位看起来蛮另类的女孩,直接伸出五根指头:“我出五十万。”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争夺蒋峰随意姓的一幅画。再也没有人去关注他刚才的无礼与对艺术的不敬,还有那个被侮辱的韩国女孩。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的,前一秒,你或许还备受尊敬,但是,当你被人体无完肤的击败之后,那么,你就会迅速的被人遗忘,就好像无人认领的包裹一样!刚才,那些个轻视鄙视甚至于厌恶蒋峰的人,现在,无话可说,羞愧无地。他们之前对蒋峰的种种不屑,嚣张,讥讽,此刻,都变成了一记记响亮的巴掌。“啪啪”的清脆抽啊!我李清苦有一生以郑板桥大师为学习范本,碌碌无为几十年,终究只是做到了形似,但是现在…………天才啊!我又生之年”能够遇到这样一个天才,真是“真是不枉此生了!”这时候,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用一个放大镜,对着那幅画的每一根线条,每一丝着墨。一边观赏”一边啧啧发声。“好,精妙”精彩绝伦!”“嗯!这幅画,蒋先生能否割爱给我?”老人激动得胡子都乍了起来“蒋先生,这幅人物肖像画,我愿意用30万求购!这是鉴证我国一代天才画师崛起的象征!”这个画了一辈子画的老人,要用30万求购这幅画,收藏起来,曰后,随着蒋峰的名声鸠起,这幅画作为蒋峰的早期作品”价值绝对会水涨船高的!“呃……“……老墨”这幅画我喜爱的很,你就别跟我争了!我出40万!”那个长头发胡子拉杂的男人马加价道,“我代表江城文化宣传部,出资40万”收购这幅作品,珍藏于江城博物馆中!”还有一位看起来蛮另类的女孩,直接伸出五根指头:“我出五十万。”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争夺蒋峰随意姓的一幅画。再也没有人去关注他刚才的无礼与对艺术的不敬,还有那个被侮辱的韩国女孩。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的,前一秒,你或许还备受尊敬,但是,当你被人体无完肤的击败之后,那么,你就会迅速的被人遗忘,就好像无人认领的包裹一样!刚才,那些个轻视鄙视甚至于厌恶蒋峰的人,现在,无话可说,羞愧无地。他们之前对蒋峰的种种不屑,嚣张,讥讽,此刻,都变成了一记记响亮的巴掌。“啪啪”的清脆抽响在他们的脸上!他们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他们的脸,就好像猴子屁股一样!当然,地洞是找不到,他们只能黯然离去。剩下的,居然还有人拿起手机,对着蒋峰,疯狂的拍照,摄像。“自齐白石,张大千等画坛宗师后,我国再次涌现巨星级画师“……,蒋峰先生!”有人夸赞。对于众多人高价求购自己的画,蒋峰却是不肯松手,他眼角余光扫向江薇的时候,又发现,江薇似乎有点小小的不开心。蒋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也对,这是以江薇为原型,完成的一幅作品。如果将这作品卖给其他人,那么,对于江薇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恐怕,没有多少女孩子,愿意把自己的肖像,挂在一些陌生人那里吧?蒋峰微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捧起那张画,卷成一个卷轴,递给江薇“江薇,这幅画,送你。……“”“啊?”江薇懵了一下,然后欢天喜地的接过画,看向蒋峰的目光中,流泻出一种浓烈得化不开的柔情爱意!江薇心想,高渐飞对自己真的不错,这幅画明明价值几十万,甚至于上百万,但是他却眼睛都不眨的送给自己!江薇死死的攥住那幅画,似乎怕被人抢走一般。的击败之后,那么,你就会迅速的被人遗忘,就好像无人认领的包裹一样!刚才,那些个轻视鄙视甚至于厌恶蒋峰的人,现在,无话可说,羞愧无地。他们之前对蒋峰的种种不屑,嚣张,讥讽,此刻,都变成了一记记响亮的巴掌。“啪啪”的清脆抽响在他们的脸上!他们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他们的脸,就好像猴子屁股一样!当然,地洞是找不到,他们只能黯然离去。剩下的,居然还有人拿起手机,对着蒋峰,疯狂的拍照,摄像。“自齐白石,张大千等画坛宗师后,我国再次涌现巨星级画师“……,蒋峰先生!”有人夸赞。对于众多人高价求购自己的画,蒋峰却是不肯松手,他眼角余光扫向江薇的时候,又发现,江薇似乎有点小小的不开心。蒋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也对,这是以江薇为原型,完成的一幅作品。如果将这作品卖给其他人,那么,对于江薇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恐怕,没有多少女孩子,愿意把自己的肖像,挂在一些陌生人那里吧?蒋峰微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捧起那张画,卷成一个卷轴,递给江薇“江薇,这幅画,送你。……“”“啊?”江薇懵了一下,然后欢天喜地的接过画,看向蒋峰的目光中,流泻出一种浓烈得化不开的柔情爱意!江薇心想,高渐飞对自己真的不错,这幅画明明价值几十万,甚至于上百万,但是他却眼睛都不眨的送给自己!江薇死死的攥住那幅画,似乎怕被人抢走一般。自己真的不错,这幅画明明价值几十万,甚至于上百万,但是他却眼睛都不眨的送给自己!江薇死死的攥住那幅画,似乎怕被人抢走一般。

    这时候,金熙美走过来,和颜悦色地对蒋峰道歉道:“蒋先生,真是对不起,我真是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您,您千万不要见怪,希望,希望,希望我们能交个朋友……”

    金康熙美对于画画,是非常热衷的,一个韩国女孩,大老远跑到中国,就是为了学习中国画,希望能遇到中国的画匠宗师,可是,三年了,没遇到一个水平有蒋峰这样的,这令她很是失望,本来,在这次画展结束后,她就准备打到回府,回韩国去,岂料在这个节骨眼上,她遇到了中国真正的画匠宗师,这让她欢喜异常,激动不已,如果不是刚才得罪了蒋峰,她现在已经要向蒋峰拜师了。

    蒋峰见这个漂亮的韩国女孩,非常有诚意地向自已道歉,也便原谅了她,虽然说,她之前对自已说的话,非常的不敬,但是,她比另外一些人,更加的真诚,知错就改,诚心道歉,而刚才那些诋毁他的人,早就缩在众人当中,当了缩头乌龟,他们那些人,才真正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没关系,我现在不介意了!”蒋峰飒然一笑:“你的中国话,说的不错,而且还会中国的成语,可以看得出,你对中国的文化,是非常的热心的……”

    蒋峰说着,不动声色地打开了技能转化器,调到基础观技术,对这个韩国女孩进行观察,功能开启后,蒋峰发现,这满屋子的女人,只有四个是处女,江薇,金熙美,还有两个看起来比较保守的女孩,得到这个信息后,蒋峰心里一喜,嗯,这金康熙美原来还是个处,不错不错,这韩国女孩的味道,不知道怎样?

    想到这里,蒋峰脸上显过一个不意觉察的猥琐笑纹。

    便在这时,那金康熙美弱弱地对蒋峰道:“蒋,蒋先生,想求您件事……”

    什么事,说吧?蒋峰非常和气地道。他听说韩国女孩比较喜欢温和的男人,于是他尽量作出一副温和的样子。

    “我,我想拜您为师,向您学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