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11章 小薇,我做主把你嫁给他  超能转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不过,他还是不敢想信,眼前的年轻人,能治癌症。

    “蒋峰,那,那你就快替我舅舅医治吧?”江薇又惊又喜,从沙发站起来,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蒋峰。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蒋峰的目光,盯向胡雪仁,治病救人,得医患双方同意才行,尤其是现在,蒋峰要用极其特殊的手法,来治疗胡雪仁身上的淋巴癌。所以,他必须征得胡雪仁的同意才行。

    胡雪仁轻轻摇头,一副冷漠的态度道:“算了,小薇,舅舅的病,已经无医可救,就不劳蒋先生费力了!”

    拒绝,这是最委婉的拒绝!

    可是,即便如此,蒋峰还是不能忍受……大老远我巴巴地跑来为你治病,你竟然还不相信我,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的死活,跟我有半分钱的关系吗?说句无情的话,你胡雪仁即便现在死,我蒋峰中午照样大酒大肉,晚上照样有美女暖床,荤素不忌!

    于是,蒋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道:“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说罢,甩袖,转身而去。

    江薇立即小跑跟上,两人到了门外。

    “蒋峰,你听我说,你不能走……”

    江薇央求道。

    蒋峰理也不理,放开步子,大步流星地径直下楼,陡峭的楼梯,如履平地,看那样子,十匹马也拉不回头,见此,江薇心中一阵焦急,也不管自已今天穿的是高跟鞋子,立即急跑两步,想要追上蒋峰拉住他。

    却不料,脚下一个踉跄,高跟鞋一扭,顿时便崴了脚。

    啊哟!

    一声痛呼,江薇从高高的楼梯上,直接摔了下来。

    眼看那娇弱的身躯,就要重重地摔在坚硬的楼梯上,却不料,蒋峰突地转身,双手张开,一把把摔下来的江薇,抱在了怀里。

    两人的身体,来了一次零距离的亲密接触,温软而富有弹姓的娇躯,散发出清新的处子体香,非常的好闻。

    有惊无险地跌落在蒋峰的怀抱中,从来没如此与男孩亲近过的江薇,刚刚还因为惊吓疼痛苍白的脸色,这时候也泛起了一丝红晕,见蒋峰抱着她的身体不放,她羞怯的美目抬起,脸上带一丝薄怒,瞟了一眼蒋峰,嗔说:“你,你放我下来……”

    蒋峰立即便把她放下来,可就在她双脚触地之际,崴倒的脚踝一阵巨痛,江薇禁不住又哎哟一声娇呼,身子又欲跌倒,这一次,蒋峰可没那么好心了,任由那动人娇躯栽倒下去……

    眼看那发娇躯就要重重地摔在地上,蒋峰攸地伸手,快若闪电,一把勾住江薇的小蛮腰,向上一带,江薇的身子,被他拉了上来,最终,又回到了蒋峰的怀里。

    再次回到蒋峰的怀抱,江薇脸上的娇羞之色,完全占据了她的整张俏脸,而且那一双蕴含智慧的美目,羞羞怯地再也睁不开来。这时候,她突然感觉一个温热的气息,向她的面宠扑来,心头一惊,美目豁然绽开,却见,蒋峰正关切地盯着她,并没有越轨的动作。

    感受到那股温热气息,江薇还以为蒋峰要趁机轻薄于她,试图夺走她的初吻,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知道自已是冤枉了这个男孩,心中也是一阵歉疚,竟一时没再推开蒋峰的怀抱。

    而实际上,蒋峰刚才见江薇一脸娇羞之态,煞是**,尤其是那一张小嘴,红润生光,禁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就在他探下嘴里,又理智地发觉,这样做不合适,于是立即收回嘴来。才没被江薇发觉。

    再一次感受到怀里**有致幽香阵阵的娇躯,蒋峰很是舒服受用,嘴上柔声道:“你崴脚了,我看你是走不了道了,还是我抱你下楼吧!”

    江薇又闭上双目,不置可否。

    蒋峰心中一笑,已然明了,她是默许了。

    于是,一把把那动人的娇躯,横端了起来,故意使力过猛,吓吓她,江薇娇呼一声,右手皓腕本能地勾住了蒋峰的脖子。

    现在,两人的身体,处于负距离解触的状态。

    江城才女,江薇,羞怯得再也不敢睁开一次眼睛,任由蒋峰抱着,下楼。。

    到了楼下。

    楼下有很多人,江薇更加不敢睁开双眼,蒋峰抱着她,直接把她抱到自已车上,然后驱车直奔……

    没有去医院,而是又回了别墅。

    像这种小小的崴脚,却大医院,实在太过于麻烦,而作为一名神医,蒋峰自然有许多偏方能够治疗。

    江薇见蒋峰没有把她送到医院,而是又回到了他的住处,心中顿时警惕起来:“你,你带我回家算怎么回事?”

    “你想去医院吗?”蒋峰淡然道。

    “找一家小诊所就行了,反正又不是什么大病。”

    “那又何必舍近求远呢,像这种小伤小痛,我要是治不了,哪里还敢治癌症……”

    江薇听了,一阵恍然………是了,蒋峰就是行医的,这点小伤,又何必去找别人呢?

    车子泊在地下停车场,然后,蒋峰把江薇又从车里抱出来,乘私家电梯上到二楼客厅。把江薇放到沙发上,然后,回房间取出一瓶药水,回转客厅,蹲在江薇身前,轻轻把她的裤子向上撸起,…………

    顿时,一条**如玉的美腿,露了出来,脚踝处,淤青红肿一片,蒋峰将药水瓶启开,然后将食指探进药瓶,挖出一些黏稠的红色药液,涂抹在江薇的外伤处……

    嘘!

    一碰到那药液,江薇禁不住皱了下眉头,轻轻吐了一口气。显然是在忍受疼痛。

    “这种药很烈的,你忍着些……”蒋峰边说边开始为江薇按摩伤处,顿时,江薇感觉伤处又热又痛,如被火烤,终于忍受不住,禁住哎哟痛呼……蒋峰手上不停,嘴上继续道:“不过,这药对于跌打损伤,见效奇快,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种药,只要一天时间,便可以下地活动……”

    “呃……一天就能好,”江薇惊奇地道。

    “应该没问题……”蒋峰一边动一边说:“古语有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其实这话不光可以用在军法上,还可以用在治病中,作为病人,你要医生为你治病,就不能怀疑这医生的能力……其实,这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依赖……你看那些虔诚的教徒,为什么得了绝症,经常会出现奇迹,带病存活十几二十年呢,当然,他们绝对认为是他们信仰的神在保佑他们,其实并不是神在保佑他,而是他的信仰之力,说到底,是他的精神找到了寄托,得了绝症的人,有好多并不是死于病的本身,而是死于精神的崩溃,人的生命是靠精神和**的支撑,才得以存活,尤其是精神,对生命的支撑力,起到的作用,比**还要重要……为什么有的人能一夜白头,说的就是这个原因,精神受到刺激,比**受到伤害,还要可怕……”

    蒋峰说到这里,见江薇的痛呼已经停止,知道药力已经行开,便放开她的脚,道:“好了,你今天就在我这休息一天,晚上我开车把你送回家。”

    刚才蒋峰的一番话,让江薇如闻天书,作为作家的她,第一次听到有人把“神”对于人的作用,分析得如此透彻,像这么精彩的讲说,她还真是头一回听到,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却不料,蒋峰突然住口不说了。不过,她也明白,蒋峰说这话,无非是说她的舅舅。

    舅舅不相信蒋峰,不配合治疗,蒋峰就没办法治好他的病!

    江薇沉默了一下,道:“蒋峰,今天真是对不起,我代我舅舅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他……”

    蒋峰飒然一笑,道:“无所谓的,我不计较……”

    江薇道:“不过蒋峰,我还是要求你为我舅舅治病,我舅舅那边,我会说服他的……””

    “那没问题。,”蒋峰耸肩头:“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

    江薇没想到蒋峰这么好说话,一点不记前嫌,顿时又对蒋峰增加了几分好感,情不自禁地盯了蒋峰一眼:“只要你能治好我舅舅的病,我会重生地谢你……”

    蒋峰突然伸出手,作出一个制止的手势:“以后千万别跟人这样承诺,尤其是男人,那样你会很被动的。”

    江薇想想,也是,如果换了别的男人,这时候一定会非常猥琐地道:“那美女,你要怎么重要谢我呀?”

    “谢谢提醒,蒋峰,你,你真好!”江薇不自禁地道……“不过,我不想欠人家的情份,这样我心有不安……”

    “你真想谢我,怕是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吧!”蒋身笑道。

    “那你想要怎样的酬谢?”

    江薇问道。

    “你除了生命,什么最宝贵?”蒋身不答反问,很是突兀的一问。

    “我……“江薇一时语结,想了一想,非常坦然地道:‘除了生命,应该就是我的身子吧!……’

    “哈哈,应该是你一身的才华,还有你积累的财富,不过我真的很欣赏你,把身子看得比才华金钱还重要,现在这社会,你这样的女孩,真的很少了……”

    蒋峰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道:“不过,这些于我来说,都没有多少吸引力,如果你真的想要还我这个人情,我希望你把你的一样东西交给我……”

    “什么……”江薇发现,蒋峰的内涵修养,要比她还深上几分,以她的观察力以及洞悉人心的能力,这时候也无法看透蒋峰的心理,也无法知道,蒋峰到底想要她的什么?

    “感情……”

    感情!

    江薇心神一震。立即便怔住了,对面的男孩,太狡猾了,一下子就钻到了她心里去了,他要了她的感情,那就是要了她的全部!!

    “怎么样,你考虑一下,试着接受我,必竟,这种事情,急不来,强求不来,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蒋峰说完,走出门去,边走边道:“你在这好好养着,中午我会送饭过来给你……”

    江薇望着走出去的那高大背影,心中升起一阵从未有过的感觉。

    ……

    次曰。

    江薇惊奇地发现,她的脚伤好了,能下地走动了,看到这种情况,江薇对于蒋峰的信任度,又自然而然地增加了几分,。

    果然名不虚传!

    虽然,脚才刚刚好,但是,江薇坐不住呀,舅舅的病,始终是她的一块心病,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就必须抓住了,抓牢了!

    而在之前,蒋峰就是那一线希望,而在呢,通过昨晚他亲自为她疗伤,这一线希望,陡地在江薇心中膨胀,变成了一大股希望,蒋峰的医术,已经让江薇信了七八分。

    现在,她必须抓紧时间,说服舅舅,接受蒋峰对他的治疗、。

    可是,说服舅舅,是个大难题。

    从昨天的情况看,,舅舅并不相信蒋峰。

    怎么办呢?

    江薇挖空心思,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非常拙劣的办法。

    带着这个拙劣的办法,她来的舅舅家。没想到的是,舅舅劈脸就问:“小薇呀,昨天那年轻人,到底什么来路?你是怎么认识到他的?”

    江薇见舅舅一脸慎重。非常严肃的表情,刚刚想出来的办法,再也不敢吐出来。

    “他……”江薇不敢说慌,原原本本地道:“他是我在一个朋友的生曰聚会上认识的,是唐氏地产总裁的助理……”

    “什么?唐氏地产总仲裁的助理?”胡雪仁遥遥头:“不可能,这么年轻……小薇,你可不要被人家偏了……”

    “哎呀,舅舅,我都这么大人了,还能分辨不出好人坏人?”江薇道:“再说了,蒋峰他也不像是坏人呀!”

    “他是不像坏人,可他说出的话,未免也太大了,癌症他都能治,那天底下就没有绝症了……”胡雪仁非常坚定地说道。

    江薇脸上一阵苦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将裙子向上提了提,露出受伤的脚踝,道:“舅舅,他真的很神奇的,昨天我扭了脚脖子,肿痛得路都走不了,结果到了他家,他给我擦了点药,今天就能走路了……你瞧……”

    胡雪仁瞟了一眼江薇的脚踝,不以为然地道:“崴脚这种情况,就看严不严重,你这种情况,一定是不严重了!”

    听了这话,江薇又是一阵无奈。,按江湖人的说法,舅舅就是油盐不进。

    “不有啊,小薇,这才刚刚认识,你就敢跟他回家,万一遇到心怀不规的人怎么办?以后你可得注意点,不能为了舅舅的病,就挺而走险,舅舅可不希望看到你这样……”胡雪仁非常严肃地教导道。

    无论是人民教师还是大学教授,说话都是一副教育人的口气,一辈子都改不了。这也就是所谓的职业毛病吧!

    江薇盯着舅舅,看了一会,突然道:“舅舅,他,他是我男朋友、”

    “什么……胡扯。”胡雪仁瞪眼道:“这才认识多久呀,就成男女朋友关系了?这,这成何体统。?”

    “我们也是刚刚确定恋爱关系……”江薇道。

    “你清楚他的为人嘛……”胡雪仁的脾气爆发了:“现在的年轻人呀!!……小薇,我没想到,你,你竟也干出这么幼稚的事情……”

    “舅舅,我……”

    “你别说了,立即与这人断绝关系!”胡雪仁现在就像一个卫道士,持剑站在了江薇与蒋峰之间,守护着道德……

    “舅舅,不能吧,你不能这么武断地判断一个人的人品……蒋峰,蒋峰有哪里不好嘛?”江薇惶惑地辩解。

    “那么,小薇,你能拿出点能证明他人品没问题的证据来吗?”教了一辈子书的胡雪仁,非常富有逻辑地摊手道:“他说他能治疗癌症,你见过吗?”

    “可是舅舅,你又怎么能证明,他不能治呢?”江薇也有些急眼了。

    胡雪仁的脸,阴沉了下来。

    两人之间,从来没这么急眼过。胡雪仁绷了绷嘴,恨恨地咬了咬牙,断然道:“好,我就让他给我治,如果他治不好我的病,你不但要与他彻底断绝来往,我还要把他告上法庭;如果他果真治好我的病,小薇,我做主,把你嫁给他……”

    “舅舅,不至于吧,人家治不好你的病,就得去做牢,这,这于蒋峰不公平呀……”江薇替蒋峰说理起来。

    “小薇……”胡雪仁冷笑了:“嘿嘿……小薇,这刚好能检验一个人的人品呀,他昨天明明白白地说能包治我的病,如果治不好,那不是就诈骗犯吗,嘿嘿,我的病就是一个试金石,能试出这人的真伪来,能试出这人的人品来……小薇,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就打电话叫他来,就说我答应了,要他给我治病,我完完全全地配合他……”

    江薇却犹豫起来,她清楚舅舅的为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而且他忌恶如仇,如果,如果蒋峰不能医好他的病,那么,他真的会打电话报警的,而蒋峰,原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医生,那么,他就是非法行医了,这样一来,等待他的,就只能是一种结局——坐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